10.0

2022-08-31发布:

【老孙的幸福生活】 【 作者:德哥哥】【二】【未完待续】

精彩内容:



  第05章

  晚上吃晚飯的時候,老張兩口子回來了,一進院子,就看見女兒正在和老張說說笑笑,兩口子相視一笑。

  「老孫,恁早來了,怎幺也不說聲,俺好在家等著恁!」老張給老孫上了根煙說。

  「怎幺說,恁又沒有電話,又不是外人,倩倩陪著俺就行了,不用恁陪!」老孫抽了口煙回道。

  「那是那是!」老張陪著笑說。

  「孫經理,您來就來了,怎幺每次都拿那幺多東西!」李大姐在廚房裏沖老孫說。

  「這不是怕恁麻煩嘛!這樣還省事!」老孫扯著嗓子沖廚房說。

  「孫經理您也太客氣了,下次可不興這樣了,咱們自己做點還好吃,倩倩過來幫媽媽收拾收拾!」李大姐從廚房裏探出頭來對張倩說。

  張倩起身蹦蹦跳跳的進了廚房,李大姐看她面色紅潤精神煥發眼角含春的樣子,知道她下午幹了什幺,故意問:「倩倩,我們回來前,你和你孫叔叔聊什幺那,那幺開心?」「也沒什幺!」

  張倩把下午和老孫說的話又說了一下。

  李大姐想了想說:「倩倩,你孫叔叔是個好人,人家一點沒有騙你玩,你可要好好對人家,記住一點對有本事的男人,千萬不要吃醋,知道了嗎?」「知道了!孫叔叔還送我禮物了那!」

  說完張倩拉著李大姐跑到自己房間,拿出老孫買的東西,給李大姐看。

  「上次孫叔叔,問我喜歡什幺,我說喜歡小虎隊的歌,今天孫叔叔買了這些送給我!」張倩開心的對李大姐說。

  「吆!這些東西可不便宜,這個隨身聽,聽我學校的同事說要好幾千哪!你孫叔叔,對你可真好,你要好好對人家,知道了嗎?媽媽給你的書,你看了嗎?」李大姐邊看禮物邊對張倩說。

  「看了,不過好像沒用啊,今天下午弄完了,我給孫叔叔洗下面的時候,他也沒硬!」張倩紅著臉低著頭對李大姐說。

  「我的傻閨女,你孫叔叔這個年紀的男人,做完一次,很長時間才能再硬的,知道了嗎?」李大姐笑著對張倩說。

  「哦!知道了!」

  張倩猶豫了一下又問李大姐:「媽媽,我這次做的時候感覺很怪,就好像昏過去一樣,下面流了好多誰,身上還發抖,都起雞皮疙瘩了,這是怎幺回事?」「傻閨女,那叫高潮,最舒服了,以後多看看書,你就明白了!」李大姐笑著對張倩說。

  「我說哪,怎幺當時身上那幺舒服!」張倩恍然大悟道。

  「行了,快去幫媽媽收拾菜吧,你孫叔叔也好餓了!」李大姐拉著張倩出了門,從旁邊經過的時候,張倩看老孫正在看自己,沖老孫吐著舌頭做了個鬼臉笑著跑進廚房。

  酒菜擺好,邊吃老孫邊把去俄羅斯的事情和老張兩口子說了,約好明天一起去市裏買路上吃的東西,吃完飯,張倩幫李大姐收拾好,打了個招呼,自己先回房間了,叁人在院子裏聊了會天,也就回房間了。

  張倩聽到老孫進屋,趕緊把手裏的書塞到枕頭底下,老孫很好奇,坐到張倩身邊,一只手按著張倩,一只手從枕頭底下掏出一本書,書名是《人之初》「這是什幺書?」老孫翻著看了看,裏面都是關于性的嘗試之類的內容,「恁上哪找的這個書?」老張虎著臉問。

  「這是媽媽給我看的」張倩害怕的小聲說。

  「恁娘怎幺還給恁看這個書啊?」老孫繼續問。

  「上次我感覺您不滿意,就問媽媽,我做錯了什幺,媽媽就給我這本書,讓我看!」張倩低著頭不敢看老孫。

  「這樣啊!這可真是……」老孫砸吧砸吧嘴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過了一會,老孫說:「行了,洗洗睡吧!」

  張倩起來伺候老孫洗漱完,自己也洗了洗,放好蚊帳,伺候老孫脫了衣服,自己也脫了,把衣服疊好放在旁邊,蜷縮在老孫懷裏,抱著老孫幹癟的胸膛擡頭看著老孫,老孫低頭看張倩眨著大眼看自己,問:「恁怎幺了?俺有什幺好看的!」「孫叔叔,您不想要那個?」張倩眨著大眼問道。

  「恁這個小騷貨!這幺快就想俺操恁了?」老孫笑著問張倩。

  「不是的,孫叔叔不是每次和我一起睡覺都要那樣嗎?」張倩好奇的問。

  「這個……」

  老孫張嘴結舌了一會,想了想說:「要不咱一起學習學習吧!」說完從枕頭底下拿出那本書,伸手打開床頭櫃上的台燈,摟著張倩開始看書,看了沒幾行,老孫就覺得頭暈眼花,「哎!不服老不行啊,這才多大眼就開始花了!」說完把書遞給張倩「恁給俺讀讀,俺眼都花了,腦子發悶!」張倩靠在老孫懷裏,拿著書本一字一句輕聲讀給老孫聽。

  「這還真是本好書,聽的俺都有感覺了!」

  老孫點上根煙邊抽邊說。說完伸手握住一只靠在自己身上乳房,輕輕的揉捏著,不時搓搓在掌心裏慢慢變硬的小乳頭,張倩原本連貫的讀書聲,變得斷斷續續起來,眼鏡眯著細碎的喘息著。

  「別停,繼續念啊!」老孫發覺張倩慢慢不念了,于是對張倩說。

  張倩打起精神,忍著乳房上傳來的陣陣酥麻,繼續念起來,當念到女性可以通過用手的方式來讓男性勃起的時候,偷眼看了一下老孫的裆部,發現老孫的雞巴還是縮在那片濃密的陰毛裏,猶豫了一下,把書交到一只手裏,另一只手試探著滑到老孫的裆部,分開那片陰毛,輕輕的握住老孫軟綿綿的雞巴,老孫舒服的哼了一聲,看到老孫享受的表情,張倩受到鼓勵,學著書上寫的輕輕的套弄起來。

  老孫一邊抽煙,一邊揉著手裏的乳房,聽著張倩的念書聲,享受著軟綿綿涼絲絲的小手輕輕的套弄自己的雞巴,本來縮成一團的雞巴慢慢脹起來,一會功夫就變得硬邦邦的挺立在張倩的小手裏。隨著自己手裏的東西慢慢變大變硬,張倩的動作也變得逐漸熟練,張倩覺得手裏東西的熱量順著那只手傳遍全身,並逐漸在自己小腹裏積聚,一絲絲的水流好像滑出自己的小屄,放下手裏的書,擡眼滿目含春的看著老孫,膩膩的叫了一聲「孫叔叔……」老孫看到張倩的表情,伸手在張倩裆部掏了一把,拿到眼前一看,在台燈下,亮晶晶的淫水在指頭間連成一條線,嘿嘿笑著,順手抹在擡眼看自己的張倩的臉上。

  「孫叔叔……」張倩輕輕推開老孫的胳膊,把臉埋在老孫的胳膊彎裏。

  老孫嘿嘿笑著,把張倩放平,爬起身來,張倩青澀的胴體完全展露在暖黃色的燈光下,一雙含羞帶嗔的大眼望著老孫,烏黑的頭發散在粉紅色的枕頭上,粉嫩的嘴唇微微的開合,剛才抹在臉頰上的淫水格外的閃亮,欣長的脖頸,秀美的鎖骨,兩只桃子大小的乳房俏生生的挺立在粉嫩白皙的軀體上,隨著呼吸起伏,兩粒黃豆大小粉紅色的乳頭在兩團粉紅色的乳暈中間,驕傲的挺著,粉嫩細長的胳膊隨意的放在身體兩側,平坦的鋪子中間一個秀氣幹淨的肚臍一起一落,苗條的腰肢,略具雛形的跨部,長著洗漱幾根陰毛的陰丘高高隆起,一條細細的縫隙夾在兩片白嫩的大陰唇中間,兩條粉嫩光滑的纖腿輕輕的糾纏在一起,纖長玲珑的兩只小腳輕輕搭在一起。

  老孫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好好提高自己的素質,自己想破腦袋都想不出該怎幺形容面前少女,憋了一會說了句:「倩倩,恁娘的,恁長的真好看!」聽到這句話,張倩抿嘴輕輕笑了笑,微微分開自己的雙腿,示意老孫進來,老孫顧不得仔細欣賞張倩的陰部,馬上趴到張倩的身上,用手捏住自己的雞巴,在張倩陰部頂來頂去,由于老張的經驗也不是特別的豐富,這種傳統的姿勢又看不到准確的位置,再加上張倩的陰唇夾在一起小屄口特別小,所以老孫忙活了好半天老是不得門而入。

  張倩感覺老孫硬邦邦的東西在自己陰部頂來頂去,老是找不對位置。兩只手伸到老孫身子底下,一只手分開自己的大小陰唇,另一只手輕輕捏住老孫的雞巴,引導著老孫對准自己的小屄口,慢慢的把整個龜頭送進去。

  隨著老孫雞巴的插入,張倩皺著眉頭,輕輕的吸著涼氣,用手扶住老孫的胯部,輕輕的說:「孫叔叔,慢點……」終于老孫的雞巴完全插入張倩緊致的小屄,兩人同時吐了口氣,張倩兩手環住老孫的脖子,輕輕對老孫說:「孫叔叔,您來吧,沒事,我不疼!」老孫看著正在抽著涼氣的張倩,抱住張倩的脖子,擡頭吻住她的嘴唇,舌頭探進她的嘴唇,兩條舌頭緊緊的糾纏在一起,屁股開始緩緩的抽動。

  隨著老孫動作的加快,張倩的淫水也越流越多,被抽出的雞巴帶出體外,形成白色的泡沫,伴著老孫的動作發出「咕叽咕叽」的聲音。張倩分開的雙腿也不自覺的蜷起,不由自主的環在老孫的腰部,隨著老孫的動作上下運動。

  老孫的動作越來越大,舌頭也動張倩嘴裏離開,滿頭滿臉的舔著張倩精致的小臉,以前臭烘烘的口水張倩好像也聞不到了,不停的扭著臉尋找老孫的舌頭,想和他吻在一起,張倩終歸不是老孫的對手,很快放棄了尋找老孫的舌頭,把臉緊緊的埋在老孫的肩膀上,伸出舌頭舔著老孫肩膀上的汗珠。

  隨著快感的加強,張倩感覺自己使勁壓抑的聲音再也憋不住了,一陣陣的呻吟和喘息從自己喉嚨裏發出,有了開頭,張倩索性不在壓抑自己的呻吟,發出一陣陣細碎的喘息和一聲聲快意的呻吟。

  下午那種讓自己昏迷的感覺很快從小腹傳遍全身,張倩尖叫一聲,雙腿緊緊的夾住老孫的腰,一團淫水從張倩體內噴湧而出,老孫感覺緊緊地包裹住自己雞巴的小屄,一陣陣的抽搐,緊緊的咬住自己的雞巴,讓自己的動作變得困難起來。

  隨著緊緊夾住自己的雙腿從自己腰上滑落,軟軟的癱在自己身子兩側,老孫的動作又變的順暢起來,聽著癱軟在床上的張倩嘴裏發出無意識的呻吟,老孫加快了自己的動作,由于下午剛射了一次,老孫的這次高潮來的很慢。

  張倩慢慢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感覺到老孫的雞巴還在自己體內馳騁,疑惑的看了老孫一眼,又抱著老孫的脖子,環住老孫的腰,讓老孫更方便的抽插,一陣一陣的快感隨著老孫的抽插重新傳來,張倩的呻吟配合著老孫的動作,再次從嗓子裏發出,淫水也越來越多。一浪接著一浪快感,傳遍張倩的全身,很快,高潮再次襲來,張倩渾身顫抖的發出一聲尖叫,小屄劇烈的收縮,一團團淫水噴湧而出,老孫努力維持著自己的頻率,張倩感到自己剛到昏迷的邊緣馬上被老孫又帶上噴湧的高峰,張倩發出一陣陣的尖叫,不知多少次後,張倩徹底的昏迷過去。

  張倩再度醒來是被自己小屄裏火辣辣的感覺疼醒的,發現老孫還在自己癱軟的身上奮力馳騁,硬邦邦的雞巴在自己摩擦著自己幹澀的小屄,小屄裏的疼痛,讓張倩發出一聲聲變調的尖叫。

  「倩倩,怎幺了?忍忍,我快好了!」老孫穿著粗氣對張倩說。

  「沒事,孫叔叔,我能堅持住!」

  張倩帶著哭腔的對老孫說。說完抓住枕巾,咬在嘴裏,雙手緊緊抓住床單,眼淚順著臉頰打濕了枕頭。身體隨著老孫的動作一下一下的挺動。

  老孫終于有了射精的感覺,低吼一聲,緊緊壓在張倩身上,雞巴在張倩體內劇烈的抖動了幾下。

  老孫喘著粗氣從張倩身上軟軟的滑下來,原本氣勢洶洶的雞巴也軟塌塌的躲進陰毛裏,整片的陰毛被剛才張倩的淫水粘成一绺一绺,松弛的陰囊上也結滿了白色斑塊。

  張倩大岔著雙腿,原本緊緊閉合的陰部,大大的分開,小陰唇紅腫發亮的脹大著,小小的小屄口完全張開,一股白色的精液從裏面緩緩的流出。張倩現在感覺自己下面麻木的什幺感覺都沒有,只有一跳一跳的發脹的感覺。

  看到老孫在旁邊沉沉的睡去,張倩也沒有力氣清理了,平躺在床上,大岔的雙腿昏睡過去。

  正屋裏,「看不出來,老孫還挺有本事啊!」

  聽著從女兒屋裏傳出來的呻吟很興奮的尖叫,老張對身邊的李大姐說。

  「你以爲誰都和你一樣,你看看人家老孫都這幺個歲數了,還這幺強,再看看你,和人家差不多大,從下崗了,就沒見你行過!」李大姐輕蔑的說。

  「你也不看看人家老孫整天吃什幺幹什幺,我整天吃什幺幹什幺,他要是和我一樣,還不如我來!」老張辯解道。

  「人家也就吃五谷雜糧,也沒吃別的,不行等以後有機會,弄點好的給老孫補補,行了行了,不和你扯了!」趕緊睡覺,明天還要出去買東西那,說完轉過身自己睡了。

  老張歎了口氣,也轉過身去睡了。

  一夜無話。

  第06章

  早晨起來,李大姐照例到在女兒窗前,准備叫倆人起床。叫了幾聲,看沒反應,探頭一看,發現倆人全身赤裸的還在睡覺,老孫打著呼噜,一只手抓著女兒的一只乳房睡的正香,女兒大岔著兩條腿,也在旁邊睡的昏昏沉沉。

  李大姐想了想,進到女兒房間,發現女兒陰部像個大饅頭一樣紅腫發亮,屁股下面的床單上是一大片已經幹涸的白色瘢痕。李大姐拿出毛巾被,蓋住倆人的下身,把倆人推醒。

  張倩撐起身起來,身子一動,就感到自己下面一陣火辣辣的疼,「哎吆!」一聲又跌倒在床上,老孫看張倩的模樣,嘿嘿一笑,讓李大姐出去。

  「還笑,都羞死人了!」張倩嗔道。

  「有什幺丟人的,這說明俺厲害!」老孫笑著穿衣服。

  張倩掙紮著要起身伺候老孫洗漱,看到張倩咬牙皺眉的模樣,老孫把張倩按倒,說:「行了!快躺著吧,俺自己來就行了!」說完自己拿著東西出去洗漱了。

  看老孫出來,李大姐,從廚房裏端盆溫水進了女兒的房間,掀開毛巾被,用毛巾蘸著溫水,擦洗張倩的陰部,邊擦邊說:「你也不知道悠著點,你看你下面都腫成什幺樣了!」「媽媽……」張倩嗔道。

  「行了,沒什幺好害羞的!剛開始都這樣,以後習慣了就好了!」給女兒擦完,幫女兒穿好衣服,看張倩還要穿內褲,就說:「別穿內褲了,穿著裙子就行了,晾一晾好的快!」說完扶著張倩拿著臉盆出了房間。

  吃完早飯,李大姐對老孫說:「孫經理,今天我就不和您一起出去了,在家陪著倩倩,您和我們家老張自己去吧,隨便買點就行了!」老孫答應了一聲,就和老張出門了。

  李大姐給女兒換了床單,又把昨天女兒換下的衣服一起泡在盆裏,扶著女兒進屋躺下,回屋拿了紅黴素眼藥膏給女兒塗上,讓張倩自己在房間裏休息,就到院子裏洗衣服了。

  張倩回味著昨天的快感,不禁羞紅了臉,想了想拿出枕頭底下的書,細細讀起來。

  晚上等老孫和老張回來,一起吃過飯,因爲明天還要早起,衆人洗漱完畢,就就各自回屋,李大姐想了想叫住老孫說:「孫經理,您看倩倩還小,今天下面還腫著,晚上您就別和她那個了,好不好?」「媽媽……您說什幺啊!」張倩嗔道。

  「中,就聽恁娘的,倩倩恁也不用不好意思,恁娘也是爲了恁好!」老孫笑著應道。

  回到房間,張倩紅著臉對老孫說:「媽媽也真是的,守著您還說那個!」老孫嘿嘿笑著也不應聲。

  放好蚊帳,倆人在床上躺好,老孫想了想,對張倩說:「倩倩,俺給恁檢查檢查恁的屄!」說完把張倩身子放橫,坐到張倩傍邊,分開張倩的雙腿,張倩紅著小臉,「吃吃」笑著任由老孫施爲。

  老孫就著台燈的光,自己觀察起張倩的陰部,發現張倩的陰部腫的像個饅頭,兩片白嫩肥厚的大陰唇微微分開,夾著兩片紅腫發亮的小陰唇,就像一個白饅頭上畫了一條紅線,粉潤誘人。老孫用手指碰了一下小陰唇,問張倩什幺感覺,「木木的發脹!」張倩紅著臉小聲說。老孫得意的嘿嘿笑著問張倩:「怎幺樣,俺厲害吧,把恁屄都操腫了!」張倩紅著小臉「吃吃」笑著也不應聲。

  老孫對著燈光擺弄了一會張倩的陰部,就把張倩拉過來躺好,關上台燈,自己也在張倩身邊躺下。

  在黑暗中躺了一會,張倩趴在老孫身上,小聲對老孫說:「孫叔叔,要不您來吧,我保證能忍住!」「行了,明天恁不想上火車了?還能忍住,再操就把恁操死了,還操!」老孫溫聲對張倩訓斥到。

  「我不是怕孫叔叔忍不住嗎?」張倩小聲辯解了一句。

  「沒事,快睡吧,明天咱還得坐火車那!」

  老孫用自己認爲的溫柔方式對張倩說。

  「嗯」張倩輕聲應了一句,抱著老孫的胳膊睡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四人吃過早飯,老孫打了一輛車,就來到火車站,上了車,進了房間,放好行李。張倩坐在沙發床上,好奇的打量著這個小房間,問老孫:「孫叔叔,這就是火車啊,我在電視上怎幺是好多人擠在一起啊?」「那是硬座,咱們坐到是軟臥,要是做硬座的話,這一路就遭罪了!」老張替老孫回答女兒。

  「所以說還是你孫叔叔有本事,要是咱們的話,你想坐軟臥都坐不到,我也就是年輕的時候做過幾次,軟臥的票都是不對外賣的!」李大姐接著對女兒說。

  聽到父母的解釋,張倩一臉崇拜的看著老孫,老孫見狀,豪爽的說:「倩倩,恁跟著俺,享福就行了!等這次回來,俺就去買個小轎車,拉著恁出去玩!」「倩倩,聽見沒有?以後好好聽你孫叔叔的話!」李大姐趕緊讓張倩表態。

  「知道了媽媽,我肯定聽孫叔叔的話!」張倩表態道。

  汽笛響起,火車緩緩的啓動,張倩好奇的趴在窗邊,看著窗外的風景,不停的發出一陣陣驚歎,不時拉著老孫,讓他看自己發現的風景。叁個大人在一旁隨便的聊著天,張倩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說著自己剛發現的好玩的東西。很快到了吃飯的時間,李大姐從包裏拿出准備的吃食,招呼叁人吃飯。

  「走,咱到餐車上去吃,倩倩還沒吃會火車上的飯來!」老孫對李大姐說。

  說完帶著叁人來到餐車,叫了一桌菜兩瓶啤酒,酒菜擺好。

  「怎幺這裏的盤子和碗這幺小啊,菜也這幺少!還那幺貴」張倩看到桌上的飯菜氣憤的說,說完給老孫倒上酒,夾了一筷子菜,自己也夾了一筷子菜放到嘴裏,臉一下子就苦起來,「媽媽,菜好鹹啊!」「這會恁知道了吧!爲什幺要在家裏准備吃的了吧,火車上的東西就這樣,又貴又不好吃,想當年俺上南方進貨,連這個還吃不上來,就吃火車上的盒飯,那個還趕不上這個來!」老孫笑著說。

  「以後再也不吃火車上的東西了!」張倩苦著臉說。

  看到張倩的表情,叁人哈哈大笑。笑完,老孫話勁上來了,喝著酒開始從自己小時候講起,什幺叁反五反,六零年地標准,文化大革命,自己在牢裏吃什幺喝什幺幹什幺,滔滔不絕,老張兩口子在旁邊幫著腔,老孫更是豪情萬丈,一只腳踩在椅子上,手舞足蹈,唾沫亂飛講著自己的光輝事迹,正講到自己如何在股市裏掙大錢,「恁不知道,俺買那個股票漲瘋了,翻著個的往上漲,俺都覺著害怕了,俺接著就把手裏的股票賣了,恁猜俺掙了多少?」老孫正等著叁人發問,好講出自己最得意的事迹,旁邊的列車員沖著他喊道:「哎!那個老巴子,吆喝什幺吆喝!看恁這個土樣,還掙了多少,趕緊閉嘴,要不滾出去!」正在興頭的老孫被這一聲喊嚇了一跳,立馬不樂意了,站起來,一只腳踩在椅子上指著那個列車員罵道:「恁娘的,說誰是老巴子!」「說的就是你,怎幺了,不服?就恁這個土樣,還掙了多少錢,一看就是窮老巴子,要是有錢早坐飛機了,還坐火車?也不看看你那個模樣,穿的就和個土流球一樣,趕緊滾出去,要不我叫警察了啊!」列車員毫不示弱的指著老孫罵道。

  「恁娘的……」

  老孫指著列車員就要過去揍他,老張趕緊起來一把抱住老孫,勸道:「老孫,老孫,消消火,別和他一般見識,警察可不管這套,萬一把恁抓起來,恁還做不做買賣了!」老孫一聽這話,火氣消了一半,喘了會粗氣,甩開老張,也不管後面列車員的冷嘲熱諷,氣哼哼的回了包廂,老張叁人看老孫這個樣子,飯也不吃了,追著老孫回了包廂。

  回到包廂就看到老孫正躺在沙發上生悶氣,老張過來安慰他:「老孫,行了,別和他們一般見識,恁還不知道,這些人什幺熊樣?來來!怎接著吃!」說完讓李大姐拿出酒菜,倆人連幹了兩杯,老孫長吐了一口酒氣,感覺自己順過氣來了,發狠的說道:「恁娘的,以後再也不坐火車了,以後咱坐飛機!」張倩在旁邊給老孫添好酒,怯生生的問:「孫叔叔,飛機怎幺坐啊?」看著張倩怯生生的模樣,老孫好爲人師的毛病又犯了,摟著張倩開始瞎白活:「飛機就和火車一樣坐,買了票上了飛機裏面就和咱現在是的一個一個小屋,就和坐火車一樣!」兩句話說完,不知道後面再怎幺接了,于是又雲山霧罩的吹了一陣。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老孫的心情也好起來了,四個人有說有笑的吃完午飯。

  下午睡完午覺,張倩剛上火車的興奮勁也過去了,帶上耳機靠在老孫身上聽起歌來,坐了沒一會,就覺得自己下面木木脹脹的被汗水一祲,刺癢的難受。正在聊天的老孫感到身邊的張倩扭來扭去,扭頭問她:「恁怎幺了,跟個猴子腚似得,坐不住?」張倩紅著臉趴在老孫耳邊小聲說:「我下面讓汗弄的刺撓刺撓的!」老孫一聽來了精神,對張倩說:「來,按給恁撓撓!」說完就伸手進張倩的裙子裏在張倩的陰部抓起來。

  張倩一把抓住老孫的手,對李大姐說:「媽!您看孫叔叔又欺負我!」李大姐笑著問張倩怎幺回事,聽完,笑著讓老張先出去把門關好,等老張出去了,讓張倩把內褲脫下來,看張倩紅著臉看著老孫,笑著對她說:「有什幺不好意思的,你孫叔叔又不是沒看過,趕緊脫下來吧!」老孫嘿嘿笑著說:「就是,操都操了,還有什幺不好意思的!來俺給恁脫!」說完就把張倩的內褲脫下來了,分開張倩的兩腿看了看,對李大姐說:「年輕就是好,恁看倩倩的屄都快消腫了!」李大姐笑著看了一下,對張倩說:「倩倩,反正包廂裏沒有外人,你換上跳長裙子,在包廂裏就別穿內褲了,下車也就快好了!」說完從包裏給女兒拿出條長裙子讓她換上。

  等張倩換好,李大姐把門外的老張叫進來,看女兒滿面羞紅的模樣,老張笑笑也沒說什幺。

  火車咣當咣當的向前行駛,吃完晚飯,洗漱完畢,張倩也坐累了,就靠窗倚在火車壁上,把腿搭在老孫的腿上看著報紙聽歌。

  老孫看著搭在自己腿上的一雙小腿和小腳,不由的把手放在張倩的小腿上來回撫摸,老孫覺得手掌下面的小腿滑不留手,低頭細看,兩條分潤光潔的小腿纖細筆直,小腿肚緊致柔和,形成一條完美的曲線,從腿肚到腳踝處柔和收窄,小腳纖細粉嫩,白皙的腳背上一條條青色的血管若隱若現,肉呼呼的腳趾上光潔的指甲修剪的整整齊齊幹幹淨淨,從大腳趾到小腳趾斜斜成一條曲線,軟綿綿肉呼呼的腳掌白皙光滑沒有一點老皮,腳心柔和圓滑的凹進腳掌。老孫覺得手裏的小腳和張倩的小臉一樣精致漂亮,好奇的問張倩:「倩倩,恁腳多大?」「36啊,怎幺了孫叔叔?」張倩好奇的問。

  「沒事,就是看恁腳長的好看,隨便問問。」老孫隨口說了一句。

  「孫經理真有眼光,女人的腳是女人的第二性器官,腳長的好漂亮女人才算一個完美的漂亮女人!」李大姐在旁邊贊歎老孫的眼光。

  「嫂子不愧是當老師的,說什幺都是一套一套的!」老孫對李大姐說。

  「什幺啊,原來看書看的都是!」李大姐擺手說。

  「俺家這口子懂得就是多!」老張得意的說。

  老孫笑著也不說話,拿起手裏的小腳在鼻子底下聞了聞,沒有異味,只有一股淡淡的香皂味。

  「哎呀!孫叔叔髒死了!還聞人家的腳,也不嫌臭!」張倩忙不迭的要抽回老孫手裏的腳。

  老孫嘿嘿笑著握緊了張倩的腳,不讓她抽出去,張倩抽了一下沒抽動,也就任由老孫了。老孫邊聊天邊,把玩著手裏的小腳,小腹逐漸升騰起一團熱火,說話也變得心不在焉了,正在得趣間,感覺手裏的小腳突然顫抖了幾下,扭頭一看張倩正靠在火車壁上,也不看報紙了,媚眼如絲的看著自己,用力咬著自己的下唇,急促的喘著氣,就像高潮時的表情一樣,老孫好奇的伸進張倩的裙子裏,在她的陰部摸了一下,就摸到一團黏糊糊濕熱液體。老孫哪裏還不明白怎幺回事,哈哈笑著拿出滿是淫水的手給老張兩口子看。

  「恁看,恁閨女叫俺摸尿了!」

  老張兩口子尴尬的笑笑,對視一眼,老張說:「坐了一天火車,都累了,這幺晚了睡覺,睡覺!」說完起身把包廂門關好,關上燈,和李大姐各自爬到上鋪躺下。

  老孫嘿嘿笑著往裏坐了坐,滿是淫水的手在張倩面前晃了晃,對張倩說:「恁看,恁尿的!」張倩捂著臉不敢看老孫,小聲嗔道:「都怪你,讓我在爸爸媽媽面前丟死人了!」老孫嘿嘿笑著把手上的淫水都抹在張倩的嘴唇上,作勢就要吻她,張倩趕緊推開老孫,把嘴上的淫水用手擦幹淨,嗔道:「真是的,又欺負我!」老孫笑著也不應聲,趴在張倩身上,解開褲子,就要插入張倩的小屄。張倩趕緊死死的頂住老孫的胯部,在老孫耳邊小聲說:「別,別,孫叔叔別這樣,爸爸媽媽在旁邊那,求求您饒我了吧!」老孫正精蟲上腦,哪裏管的了那幺多,只想往裏插,可是張倩死死的頂住自己的胯部,怎幺也動不了。不由的一陣火大,恨恨的說:「恁娘的,俺都硬了,恁叫俺怎幺辦?」說著繼續向下用力。

  張倩在老孫耳邊告饒道:「孫叔叔,您先下來,我有辦法,您覺得不滿意再上來好不好?」老孫想了想,翻身從張倩身上下來,張倩示意老孫躺好,跪倒老孫的兩腿之間,一只手握住老孫硬邦邦的雞巴,輕輕的上下套弄,老孫滾燙的雞巴被涼絲絲的小手一激,不由的顫抖了兩下,鼻子也舒服的哼了一聲,張倩聽到老孫舒服的哼了一聲,手也加快動作,快速的上下套弄,老孫覺得張倩弄的比自己原來搓弄的舒服百倍,想伸手去摸張倩的乳房,可是怎幺也夠不著,于是坐起來兩只手各握住一只小巧的乳房,在手裏揉捏,可是這樣一來自己的肚子擋住張倩的小手,張倩套弄的速度變的慢下來,「恁快點,別這幺慢!」老孫在旁邊不停的讓張倩快點。張倩想了一會,讓老孫在沙發床上坐好,倚著靠背,兩只腳放在地上,張倩又把襯衣扣子解開胸罩拉起來,方便老孫摸自己的乳房。

  弄好這些之後,張倩自己跪在老孫的兩腿之間,一只手搭在老孫的大腿上,一只手握著老孫的雞巴快速的套弄。老孫舒服的揉捏著一只乳房,另一只手掏出一根煙來點上,邊吸煙邊享受身下跪著少女的服務。

  很快張倩就覺得手累了,換了只手繼續快速的套弄,也不知換了幾次手,張倩覺得手裏的雞巴變得跟大更熱了,老孫的大腿也變得緊繃起來,突然老孫悶哼了一聲,雞巴快速的抖動了幾下,一股精液從龜頭裏彪出,「啪」的打在張倩的臉上,剩下的幾股精液有的落在張倩的手上有的落在地上,張倩長吐了口氣,跪坐在自己腿上,臉頰上挂著精液,擡頭看老孫,看老孫正閉著眼回味剛才的感覺,起身拿出手紙,把臉上和手上的精液擦幹淨,接著把老孫縮小的雞巴捏在手裏仔細擦幹淨,又把地上的精液擦了,把用過的手紙包好,扔到桌上的垃圾袋裏,拉下胸罩,攏好衣服,做到老孫身邊給老孫點上支煙,靠到老孫懷裏,趴在老孫耳邊輕聲問:「孫叔叔,您覺得剛才滿不滿意?」「恁真行,弄得俺真舒服!」

  老孫抽了口煙回味的說。老孫想了想又問:「恁從哪學的?」「我看書上說,用手可以讓男的勃起,我就想,那肯定也能讓男的射出來,所以就試了一下,也不知道孫叔叔覺得我做的好不好?」張倩對嘴邊的耳朵小聲說。

  「恁真會弄!」老孫對張倩說。

  「孫叔叔滿意就好!」張倩輕聲笑著說。

  抽完一根煙,老孫摟著張倩也沉沉的睡了。

  第07章

  早晨起床之後,看媽媽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張倩不由的臉一紅,趕緊把桌子上的垃圾袋拿出去丟了。回來之後,老實的坐在老孫旁邊低著頭聽歌。

  趁老張上廁所的功夫,李大姐想了想對老孫說:「孫經理按理來說,我不應該說這話,可是這也是爲您好,不知道您想不想聽?」「嫂子恁說,俺就願意聽有文化人說的話!」老孫趕忙說。

  「那我可說了,說的不對的地方您多包涵,做愛這個事,是個好事,可也要有個度,您現在年紀也不小了,可不能和小年輕一樣,每個度,這樣對身體不好,您以後的日子可長著那,可不能現在就把身子弄虛了,這樣過兩年怎幺辦?總不能只顧現在,不顧以後吧,您說是不是?」李大姐對老孫說。

  「恁說的是,俺知道恁是爲了俺好,俺往後肯定注意!」老孫想了想認真的點頭說。

  「還有倩倩,你也要注意,不能總是纏著你孫叔叔做那事,要替你孫叔叔著想,知道了嗎?」李大姐又很嚴肅的對張倩說。

  「知道了媽媽,可要是孫叔叔想怎幺辦?」張倩紅著臉爲自己辯解了一句。

  「那你要注意方法,不一定非要讓你孫叔叔射出來,也可是讓你孫叔叔舒服。」李大姐對張倩說。

  「那怎幺弄啊?」張倩好奇的問。

  「你可以用手什幺的給你孫叔叔按摩啊,等以後媽媽告訴你,還是那句話,你可不能老是纏著你孫叔叔,你孫叔叔是幹大事的人,不能讓你弄壞了身子,知道嗎?」李大姐想了想對張倩說。說完看倆人都點頭虛心受教,也不好再說太多,就笑著問老孫:「孫經理,您說俄羅斯有什幺好玩的,去了之後,您去忙生意,我和倩倩也好自己轉轉!」老孫想了想說:「俺還真不知道,要不恁就在滿洲裏轉轉吧,俺給恁拿錢,恁想吃什幺想買什幺,恁自己看著辦,這次咱也是第一次過來,俺也有買賣,也不能陪著恁,下次吧,下次補上!」老孫說完就從包裏拿出一打美金遞給李大姐。

  「那就謝謝孫經理了!」李大姐笑著接過錢放好。

  剩下的行程,老孫和張倩也老老實實的不再作怪,一路無話。幾天後,衆人來到滿洲裏,老孫下了車很自豪的跟火車站的俄羅斯掮客打聽賓館,可是老孫張嘴結舌了半天除了一句「哈拉少!」再說不出別的來,老臉通紅的對張倩說:「長時間不使,都說不出來,原來恁孫叔叔,上學的時候學的比現在好!」老張兩口子憋著笑,忍了一會,老張說:「就是,原來俺們都學俄語,不和恁現在似的,學英語!」老張從火車站找了個翻譯,找了家賓館,分別住下,老孫和老張一間,李大姐和女兒一間。剛來俄羅斯人生地不熟加上談生意也累,老孫也不想去和張倩作怪,每天白天帶著老張和翻譯談買賣,晚上回到賓館,到李大姐屋裏,四人說幾句話,也就分別回屋睡了。

  李大姐和張倩白天就在滿洲裏閑逛,照片照了不少,東西卻也沒買什幺,商店裏的商品還不如國內,也就是逛著圖個熱鬧。

  忙了幾天,終于把生意上的事情忙完,四人和翻譯找了一家俄羅斯飯店,叫上酒菜,叁個男人碰了一杯,酒一入口,老孫一口吐出來,「恁娘的,這是酒還是酒精,怎幺這幺個味!」看老張也是這副表情,翻譯笑著說:「這是伏特加,就是這個味,俄羅斯人都喝這個!」「俺可享受不來!」

  老孫搖搖頭把酒放下,悶頭吃菜,想了想又對翻譯說:「小王,俺准備在這裏設個辦事處,老張在這裏負責,恁跟著俺幹怎幺樣?一個月給恁1000,恁覺得來?」王前進一聽很高興,馬上就答應下來。

  老孫又扭頭對老張說:「這次咱回去,處理完換回去的鋼材,再發貨過來,恁跟著下批貨過來,以後恁就要常駐沙家浜了!」老張趕緊點頭答應,吃完飯,回到賓館,留下王前進的,約好下次老張過來跟他簽合同。

  第二天四個人上了火車,風塵仆仆的趕回老家。回到家,老孫顧不上和張倩親熱,馬不停蹄的聯系買主,把鋼材都賣出去,老孫看著自己的資金翻著跟頭的變多,樂的顧不上休息,馬上有聯系了貨物和車皮讓老張跟著發到俄羅斯。

  貨物出站,老張也沒了事,找了個星期天叫上給李大姐母女,一起來到車店。

  「對不起,請問你是幹什幺的?」

  車店服務員看一身土了吧唧的老孫提著個編織袋,攔住老孫問。

  「俺來買車!」老孫邊說邊往裏走。

  「我們這裏是賣奔馳的地方,不是賣拖拉機的地方,你還是不要進來了!」服務員緊跑兩步攔住老孫說。

  「俺知道恁是賣那個人字車的地方,要不俺還不來了!倩倩,恁看恁稀罕什幺樣的?」老孫也不理服務員,扭頭對張倩說。

  「你別在這裏鬧事啊!要不我叫警察了!」服務員有點發火。

  「俺來買車,恁攔著俺幹什幺,瞧不起俺?還叫警察,恁還得叫誰!」老孫也有點火了。

  「看你就不是個能買的起奔馳人,再不滾出去,對你不客氣了!」服務員火刺刺的大聲說。

  「怎幺回事?」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過來問。

  「經理,這個老巴子也不買車,還想鬧事!」服務員趕緊對經理解釋說。

  「恁娘的,說誰老巴子,俺就是來買車的,恁看,錢俺都帶來了!」老孫說完就把編織袋扔到地上拉開。

  一看裏面一捆捆的都是百元大鈔,經理立馬變臉,點頭哈腰的對老孫媚聲說:「哎吆!老板您這邊請!」說完一扭頭又罵服務員:「你長著什幺眼鏡,這位先生一看就是大老板,有沒有素質,這個月你獎金沒了!」說完也不看服務員,在前面半側著身,引導老孫叁人在店裏參觀起來。

  「倩倩,恁看這輛車怎幺樣?」老孫指著一輛車問。

  「老板您真有眼光,這輛600型和咱們市委書記是一個型號」經理搶著回答。

  「好看是好看,就是顔色是黑色的不好看!我還是覺得紅色好看!」張倩想了想和老孫說。

  「這位小姐真有品位,要不咱們去看看別的型號?」經理對張倩說完看著老孫。

  「行了就這輛吧,那個什幺,恁貴姓?」老孫問經理。

  「不敢不敢,免貴姓孫,您叫我小孫就行了!」經理趕緊說。

  「哎吆!還是本家,那什幺小孫,恁去給我買桶紅油漆跟刷子,俺有用,快點!」老孫笑著對經理說。

  「這個……老板,買油漆幹什幺啊?」經理覺得有點短路。

  「問那幺多幹什幺,叫恁去恁就去,趕緊的!」老孫不耐煩的說。

  「好好,馬上就去!」

  說完,趕緊跑出去。不一會的功夫,經理滿頭大汗的提著一大桶油漆小跑進來。

  「孫老板,您要的東西買來了!」經理氣喘籲籲的對老孫說。

  「恁還挺快!」

  說完老孫打開油漆桶,用刷子蘸著油漆,開始在車上刷起來,邊刷邊對張倩說:「不是恁叔叔吹,恁叔叔原來在號子裏,刷強的本事最厲害,號子裏的牆都是俺刷!」經理和店裏所有的服務員目瞪口呆的看著老孫刷車,整個展廳一個說話的人都沒,老孫哼著十八摸,很快把車整個刷完,把刷子扔到油漆桶裏,拍拍手,後退兩步,左右的端詳起自己的做品,得意的問李大姐母女:「怎幺樣?俺手藝可以吧!」李大姐張了張嘴沒說話,張倩終歸是小孩心性,跟著老孫圍著車轉了一圈,高興的對老孫說:「孫叔叔,您真厲害!」「行了,多少錢?趕緊的!」老孫轉頭問經理。

  「這個……100萬」經理結結巴巴的回答。

  老孫點出100捆鈔票扔給老孫,經理接過錢,張嘴結舌了一會,鼓足勇氣對老孫說:「孫老板,您真有品位,這輛車讓您這幺一弄,立馬變得不一樣了!」「恁不看看俺是誰,恁看,多喜慶這幺一弄!」老孫得意的對經理說。

  「行了,錢對不對?」老孫問。

  「對了!對了!」經理趕緊說。

  「那行,正好油漆也幹了,嫂子,倩倩上車,咱回家!好長時間不開車了,也不知道忘了沒有!」說完就要開門上車。

  「這個,孫老板,問一下,您有駕照嗎?」經理趕緊攔住老孫。

  「俺哪有那個東西,俺原來就是在廠裏學的,沒有那個東西!」老孫不耐煩的說。

  「孫經理,沒有駕照不讓開車的!」李大姐也勸老孫。

  「這樣啊!那什幺,恁這裏有沒有個司機,先給俺開會去,俺回去再找個司機?」老孫問經理。

  「沒問題,小王,你開車送孫老板回家!」經理指著一個服務員說。

  「走,回家了!」老孫豪邁的一揮手拉開副駕駛門,上了車。

  回家的路上,老孫興奮的扭頭和張倩聊著天,很快車就到了老孫家,院門太小,車進不去,老孫下車在院門跟前用步子量了量院門的寬度,又比了比車的寬度,點點頭:「明天找人把門扒了,再安個門!」停好車,打發走了司機,老孫和李大姐張倩進來老孫家,院子倒是不小,可是髒亂的很,張倩第一次到老孫家,興奮的竄來竄去,一會就跑到老孫身邊:「孫叔叔,您家可真差啊!」「自己一個人住,也不講究!」老孫守著李大姐有點不好意思的解釋。

  「沒事!不過孫經理,您看你都是大老板了,也該換個房子了!」李大姐笑著說。

  「俺也這幺尋思,就是覺得舍不得這個地方!」老孫說。

  「那簡單啊,您可以重新蓋啊,咱們這裏依山傍水的,蓋個別墅都不是問題!」李大姐笑著說。

  「是這幺回事,就是不知道蓋個什幺樣的!」老孫點點頭說。

  「那還用您自己蓋,可以找人蓋啊,人家還管著設計!」李大姐笑著說。

  「那行,俺過兩天就去找人!」老孫下定決心。

  「還有個事,您車也買了,也要趕緊找個司機了,司機可要好好找,要找個可靠的!」李大姐接著對老孫說。

  「這個俺知道,就是不知道上哪裏找啊!」老孫說。

  「要不我給您介紹一個,正好我們學校今年實習的學生還找不到工作那,怎幺樣?」李大姐問老孫。

  「中!」老孫答應。

  「那好,明天您和我一起去學校挑一個,保證您滿意!」李大姐說到。

  幫老孫收拾了一下屋子,李大姐在老孫廚房裏找到挂面,煮了面,叁人隨便吃了,吃完收拾好,李大姐對張倩說:「倩倩,媽媽先回去了,你今天就住在你孫叔叔家吧,明天早晨和孫叔叔回家吃飯,知道了嗎?」說完就自己走了。

  張倩和老孫在院子裏聊了會,看天逐漸黑了,問老孫:「孫叔叔,在哪裏洗澡啊?」「就在院子裏洗行了!平常夏天俺都在院子裏洗!」老孫告訴張倩。

  張倩就到廚房裏燒上水准備一會洗澡,水燒開了,張倩找了個大鋁盆,把熱水倒在裏面,又摻上涼水,從屋子裏拿出毛巾肥皂拖鞋,對老孫說:「孫叔叔您先洗吧,我到房間裏等您」說完就要進屋。

  老孫拉住張倩說:「咱一塊洗就行了,不用那幺麻煩!」「不要!多不好意思啊!」

  張倩紅著臉,扭著身子拒絕。

  「操都操了,還有什幺不好意思的!」

  老孫說著,就要脫張倩的衣服。

  張倩看老孫堅持,也沒辦法,對老孫說:「孫叔叔,我自己來,您別把我的衣服扯壞了!明天早晨又沒得換」老孫聽罷松開手,張倩就要轉過身去脫衣,「轉過來,讓俺看著恁脫!」老孫對張倩說。張倩紅著臉,橫了老孫一眼,對著老孫,拉開連衣裙側面的拉鏈,把連衣裙從頭上脫下來,背過手去,從背後解開胸罩,兩只嬌俏的乳房暴露在老孫面前,張倩趕緊一只手捂著自己的胸部,彎腰擡腿脫下自己的內褲,另一只手馬上捂住自己的陰部,遮遮掩掩的把衣服放好,換上拖鞋。來到老孫身邊,蹲下身給老孫換上拖鞋,讓老孫站起來,給他把衣服脫了,和自己的衣服在一起放好。

  拉著老孫來到洗澡盆旁,先迅速把自己沖洗幹淨,然後用手舀著水,把老孫的身體淋濕,身上打上肥皂,小手細細的給老孫搓洗,因爲比老孫高了將近一個頭,張倩給老孫搓洗的時候並不方便,經常要彎腰下蹲才能夠到,老孫看著身前,張倩的身體在月光下散發出白瓷的光澤,雞巴不自覺的跳了兩下。給老孫洗完上身,張倩跪在老孫身前,分開老孫的陰毛,捏著老孫半硬不軟的雞巴,輕輕的搓洗,在張倩細嫩小手的搓揉下,老孫的雞巴充血變大,看著眼前硬邦邦的雞巴,張倩突然冒出個想法,沖低頭看自己老孫笑了一下,握住手裏的雞巴快速套弄起來,猶豫雞巴上滿是肥皂泡沫,老孫覺得比火車上那晚還要舒服,忍不住就要射精,連忙拉開張倩的小手。

  「孫叔叔怎幺了?我弄得您不舒服嗎?」張倩仰著小臉問老孫。

  「再弄俺就要射了!」老孫對張倩說。

  「沒關系啊,今天我們可以弄兩次!」張倩仰著小臉對老孫說。

  「中!」看老孫同意,張倩把老孫的雞巴沖洗幹淨,又握住老孫的雞巴快速的套弄起來,老孫雙手扶住身前張倩的小腦袋,低頭看著張倩套弄自己的雞巴,不停的對張倩說:「快點,快點!」張倩跪在老孫身前,兩只手輪換著快速的套弄著老孫的雞巴,很快老孫就達到了高潮,張倩手裏的雞巴有力的跳動了幾下,「嗯……」張倩閉著眼,任由老孫的精液噴到自己的小臉上,小手還在不停的套弄老孫的雞巴,仰著滿是精液的小臉,擡頭問老孫:「孫叔叔,您還要不要了?」「要,今天非得幹死恁這個小騷貨!」老孫長吐了一口氣閉著眼說。

  聽到老孫的話,張倩握著手裏逐漸縮小的雞巴,想了一下,射出舌頭在還挂著精液的龜頭上輕輕的舔了一下,猶豫了一會,下定決心也不管龜頭上的精液,輕輕的舔著老孫的龜頭,老孫感到龜頭上傳來不同的感覺,低頭看了一眼,就看到張倩正睜著無辜的大眼睛,仰著沾滿精液的小臉看自己,粉紅的小舌頭在自己龜頭上舔了舔去,白色的精液在張倩粉紅色的舌頭上分外醒目。

  把龜頭上的精液都舔幹淨了,張倩想吐出來,看老孫一臉的激動,猶豫了一下,皺著眉頭一伸脖子咽了下去,吐了一口氣,覺得一股鹹腥的味道從自己黏糊糊的嗓子裏冒出來,接著張開嘴把老孫的整個龜頭都含在嘴裏,輕輕的吸允,舌頭繞著老孫的龜頭舔來舔去,逐漸把老孫的整個雞巴都吸到嘴裏,抱著老孫的屁股前後的吞吐。

  老孫低著頭看著張倩,雙手抱著張倩的腦袋,隨著張倩的動作前後的挺動,張倩不時擡眼看看老孫的反映,跪在身前的女孩,清純的面容,無辜的眼神,加上滿臉的精液,在月光下構成了一副怪誕的畫面,可是老孫覺得這個畫面特別的刺激,不一會雞巴就在張倩嘴裏充血變硬。

  老孫一把拉起張倩,讓她轉過身去,手扶著機井把,背對自己,彎腰站在地上。老孫一手捏著自己的雞巴,一手分開張倩緊緊閉合的肥厚大陰唇,找准地方緩緩的刺入張倩的小屄,剛才爲老孫服務的時候,張倩的下面就已經濕透,所以老孫很容的整根插入張倩的身體,插入之後,老孫長吐一口氣,穩了穩神,抓住兩片粉嫩的屁股,慢慢的活動自己的屁股,緩緩的抽出插入,張倩扶著機井把低著頭,頭發垂著擋住臉,臉上的精液由于地心引力拉成一條條細線,隨著老孫的動作來回晃動,鼻子裏發出陣陣細碎的呻吟,隨著老孫的動作加快,細碎的呻吟連成一片,張倩感覺自己控制不住的要喊出來了,聽到張倩逐漸變大的呻吟聲,老孫的動作也越來越快,眼前兩片粉嫩的屁股來回晃動。

  老孫忍不住「啪」的一聲拍了一下,張倩被老孫一拍「啊!」的叫了一聲,老孫覺得很有意思,越發的拍起來,張倩的叫聲也越來越大,很快粉嫩的屁股就被老孫拍的通紅一片,張倩的快感也越來越大,很快隨著一聲尖叫,一股滾燙的淫水打在老孫的龜頭上,張倩渾身哆嗦著高潮了。

  看張倩渾身癱軟的就要往地上滑,老孫趕緊摟住張倩的腰,讓張倩站好,可是老孫一松手,張倩的身體又要滑下去,老孫只好把張倩整個從後面抱起來,分別抱住張倩的兩條腿,讓張倩靠在自己身上,往屋裏走,插在小屄裏的雞巴,一步一跳,剛把張倩放在自己髒乎乎的炕上插了沒兩下,張倩馬上又顫抖著噴出一團淫水高潮了。

  月光照進屋子,一具黝黑松弛的肉體在髒乎乎的炕上壓住一具青澀的肉體奮力馳騁。一浪高過一浪的快感完全淹沒了張倩,一股股的淫水隨著高潮湧出體外,張倩忘記了自己究竟達到了幾次高潮。隨著張倩淫水的減少,老孫覺得自己在張倩體內也變得幹澀起來,不忍心繼續再把張倩弄得下身腫成一個饅頭,于是退出張倩的小屄,正在咬牙忍耐的張倩感覺到老孫的動作,輕聲說:「孫叔叔,您來吧,我能忍的住,沒事的!」「算了,俺沒事,別把恁弄壞了就行!」老孫溫和的對張倩說。

  張倩咬著下嘴唇想了想說:「謝謝孫叔叔!」

  說完爬到老孫身邊,給老孫點了支煙,「孫叔叔,您抽支煙,歇歇,我來!」說完讓老孫依好,自己爬到老孫的兩腿之間,輕輕握住那根有點變軟的雞巴,也不管上面沾滿了自己的淫水,張嘴含了進去,老孫抽著煙,一只手按著張倩的小腦袋。

  張倩快速的上下吞吐著嘴裏的雞巴,口水隨著隨著雞巴的進出,在炕席上濕了一片,老孫伸出手捏住一只前後晃動的乳房,享受著身前女孩的服務,一團熱火在小腹出積聚,握住乳房的手也加大了力量,隨著一陣深入骨髓的酥麻,老孫悶哼一聲,射在張倩的嘴裏。

  感覺到自己嘴裏湧進一團熱呼呼腥呼呼黏糊糊的東西,張倩並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反而加大了自己吸允的力量,直到嘴裏的雞巴完全的萎縮之後,又吸了一陣,才松開老孫的雞巴,把嘴裏的精液都咽下去,接著又把老孫的雞巴舔幹淨,沖老孫一笑,跳下炕,跑到院子裏漱口。

  在院子裏漱完口,張倩回到屋子,爬上抗,靠在老孫的身邊,給老孫點上一支煙,陪老孫聊起天來。

  「倩倩,恁這個用嘴舔俺的東西是跟誰學的?」老孫好奇的問張倩。

  「嘿嘿,是去俄羅斯的時候,看賓館裏電視裏學的!怎幺樣孫叔叔,這樣舒服吧?」張倩得意的笑著對老孫說。

  「電視裏還放這個?俺怎幺沒看見?」老孫瞪大眼鏡問張倩。

  「當然了,孫叔叔每次回來都累的就想睡覺,當然看不到了!每天晚上12點才放那!媽媽告訴我剛才我做的這個叫口交,還說這樣男人最舒服了!怎幺樣孫叔叔,我學的好吧!」張倩得意的說。

  「恁真行,弄得俺可舒服了!」老孫老實的對張倩說。

  「明天孫叔叔,就要有個漂亮姐姐當司機了,孫叔叔您高不高興?」張倩想了一會小聲問老孫。

  「恁聽誰說的又,還漂亮姐姐,胡說八道!」老孫說了張倩一句。

  「我當然知道了,我去過媽媽學校,裏面的都是漂亮的姐姐!」張倩有點吃醋的說。

  「吆喝!恁還吃醋了來,恁放心吧,不管是漂亮姐姐還是妹妹,俺肯定不能忘了恁!」老孫笑著說。

  「孫叔叔,我知道,我不應該吃醋,媽媽也這幺說我了,可是,我還是有點吃醋,不過您放心吧,我肯定不會生您的氣的!」張倩想了想下定決心的對老孫說。

  「那就行,恁放心行了,恁這幺對俺,俺也不能虧了恁!」老孫也對張倩保證。

  聽到老孫的話,張倩開心的笑著對老孫說:「我知道,孫叔叔您肯定會對我好的,咱們睡覺吧,要不然明天起晚了,媽媽又該說我不考慮您的身體了!」「嗯,睡吧,明天還得早起來那!」老孫回了張倩一句,掐滅煙頭,摟著張倩睡了。

  第08章

  第二天起床,老孫發現張倩頂著個黑眼圈,問她怎幺回事。

  「昨天晚上被蚊子咬死了!一晚上沒睡著覺!」張倩變大哈欠邊說。

  「看恁細皮嫩肉的,恁看俺就沒事!」老孫笑著說。

  張倩也沒有精神和老孫說笑,光著身子跑到院子裏穿好衣服,把老孫的衣服拿進來伺候老孫穿好,又伺候老孫洗漱完了,由于老孫家沒有自己的牙刷,洗了洗臉,就和老孫來到自己家。一回到家,也不吃飯,和李大姐打了聲招呼,就回到自己房間補覺去了。

  「孫經理,倩倩這是怎幺了?」李大姐看張倩頂著個黑眼圈回來,問老孫。

  「昨天晚上叫蚊子咬的她一宿沒睡好,這不一回來就去補覺了!」老孫笑著解釋。

  李大姐笑笑,也不叫女兒,和老孫吃了早飯,把院門關好,就和老孫一起打了輛車就去學校,在車上,李大姐看了看老孫,猶豫了一下對老孫說:「孫經理,您那車,呵呵,實在是太……算了以後再說吧!」到了學校,正式上學的時間,老孫就看到一些的男女學生穿著校服,從宿舍裏出來,男孩子統一的白襯衫黑西褲黑皮鞋,女孩子統一的白襯衫藏藍色的套裙肉色絲襪黑皮鞋加上,隔得老遠,老孫也看不仔細,就覺得他們體形都很好。

  李大姐帶老孫穿過操場,來到自己的辦公室,給老孫泡了杯茶,讓老孫在辦公室裏等會,自己就出去了。老孫在李大姐辦公室裏東瞧西看,看到對面牆上挂著很多照片,就走過去,細細的看,發現都是一些男孩女孩穿著校服和一些領導模樣的人的合照,下面還寫著「***哪年被選爲***的服務員」之類的文字,不由想到是不是自己以後也會被挂在這裏,想到得意處,情不自禁的笑起來。過了一會,李大姐回來,叫上老孫來到一間會議室。

  進了房間,老孫發現房間不大,房子中間空出一大片空間,地上鋪著牡丹大花地毯,沖著門是一排單人沙發,旁邊茶幾上放著白瓷茶杯和白瓷煙缸,後面窗台上放著幾盆盆景,牆上還挂著一排紅綢白字「努力爲領導做好服務工作」坐在房間裏的幾個男女老師,看李大姐帶著老孫進來,趕緊上前依次握手問好,請老孫在正中坐好,門口一個穿著校服的女孩過來,給幾個人的茶杯裏倒上開水,李大姐旁邊的一個女老師問:「李校長可以開始了吧?」「可以,去叫他們進來吧!」李大姐對女老師說。

  那個女老師聽到李大姐同意,就連忙沖老孫笑笑,起身出去了。李大姐遞給老孫一個文件夾,對老孫說:「孫經理,等會你看哪幾個好,就在下面畫個勾,這次是初選」老孫故作鎮定的點點頭也不說話,打開文件夾,看到裏面一排排,貼著男孩女孩的一寸免冠照片,下面寫著他們的資料,什幺姓名身高體重叁圍特長之類的內容,不免有些驚訝,心想:「恁娘的,怎幺和選美似得!」過了一會,那個女老師領著十個男女學生進來,讓他們在房間中間站成一排,老孫仔細的從第一個開始打量,發現一個個都是男的帥女的俊,看這批老孫選完,李大姐對女老師點頭示意,女老師讓他們出去,又叫了一批學生進來,一上午很快過去,那些肥環瘦燕,讓老孫覺得自己都花了眼,畫了幾十個勾。那個女老師讓最後一批學生出去,走到老孫面前,笑笑說:「孫經理,已經選好了初試的學生了吧?」「嗯,選好了!」

  老孫點點頭,又扭頭對李大姐說:「李校長,恁看恁都忙了一上午了,中午俺想請老師們吃頓飯,謝謝恁,怎幺樣?」看李大姐笑著同意,老孫帶著上午的老師們一起到了海天大酒店,酒過叁巡,菜過五味,李大姐對老孫訴苦:「孫經理,您也看到我們學校了,本來好好的,結果現在國家也不撥款了,讓我們自負盈虧,弄不好,我們這些老師都要下崗了!」老孫一聽,趕緊問怎幺回事。旁邊一個老師接過來說:「我們學校原來都是爲首長培養服務員的,現在老的首長死的死,二線的二線,所以就沒人管我們了,今年剛下的文件,明年我們學校就要推向社會,自負盈虧了!」一聽這話,老孫接著說:「恁學校都教什幺啊?」「我們學校的學生都是從全國挑選的,平時要教學生禮儀,文秘,駕駛,生活護理,舞蹈,唱歌,樂器很多的,每個學生都差不多是多面手!」旁邊一個老師接著說。

  老孫一聽,動了心思,對李大姐說:「李校長,恁看這樣行不行,以後俺給恁學校投資,以後好的學生給俺工作,怎幺樣?」李大姐一聽趕緊招呼桌上的老師給老孫敬酒,把這事敲定下來。吃完飯,老孫給老師一人500塊錢的紅包,說:「上午恁都辛苦了,一點意思,不成敬意!」衆人感激的結果老孫的紅包,衆星捧月般簇擁著老孫回到學校,李大姐陪著老孫在自己辦公室裏喝茶,對老孫說:「孫經理,您放心,我們學校的學生都特別聽話,讓他幹什幺就幹什幺,幹的還特別的好!我們都是特別培訓過的!」說的時候還特別加重了「幹」字強調。

  老孫一聽,心裏明白了八九分,嘿嘿直笑,說:「恁放心,肯定虧不了恁和學生!」「那是,孫經理財大氣粗,肯定不會讓學生失望的!」李大姐笑著說。

  在李大姐辦公室休息了一會,下午兩點剛過,一個老師過來敲門說:「李校長,現在可以複試了吧?學生們都准備好了!」李大姐聽完,帶著老孫來到上午的小會議室裏面,發現只有一個女老師在等他幺,坐好,告訴那個女老師可以開始了。

  那個老師出門,把上午老孫選中的30幾個女生叫進來,在老孫面前站成一排。老孫坐在那裏,看到一排女生穿著校服,雙手交疊,自然的放在自己的小腹,頭發盤在腦後,臉上畫著精致的淡妝,微笑的看著自己,不由的有些失神,李大姐在旁邊輕聲咳嗽了一下,對學生說:「這是孫氏國際貿易公司的孫經理,現在要在咱們學校選一名司機,你們先給孫經理介紹一下自己!」老孫接著說:「俺肯定虧不了恁,一個月俺給恁開3000的工資,放心行了!」看著女生都露出興奮的表情,老孫非常得意,示意她們開始。

  從左邊第一名女生開始,用或清脆活綿軟的聲音,女生們分別介紹了自己的姓名,年齡,籍貫。介紹完,那個女老師帶學生們出去,一會功夫,又敲門帶著學生們進來,老孫的眼珠子一下就瞪起來,只見30幾個女生都脫掉了校服,只穿著內衣絲襪和黑皮鞋排著對走進來,在自己面前站成一排,又隨著老師的口令原地轉了一圈,或豐滿或嬌俏的胴體上只穿著五顔六色的內衣肉色的連褲絲襪和黑色的皮鞋,又繞著會議室排成一隊,走了一圈,看著眼前面色羞紅的女生臉上挂著標准的微笑的看著自己,老孫的褲裆被高高的頂起來。李大姐看到旁邊老孫喘著粗氣,兩只眼不夠用的左右亂看,往老孫裆部一看,輕輕一笑,提醒老孫挑選。老孫左思又想了一陣,還是那不定主意。

  「怎幺了?孫經理挑花眼了?」李大姐笑著打趣老孫。

  「恁娘的,真挑花眼,選了這個舍不得那個!」老孫意猶未盡的說。

  「不就是挑個司機嗎?又不是讓您選夫人,以後這個學校都是您的了,您想選哪個不行?先去看看她們的才藝展示怎幺樣?」李大姐笑著說。

  「中!」老孫點頭答應之後,就跟著李大姐離開小會議室,來到一扇包裹著咖啡色皮革的門前。推開厚重的隔音門,就看到一排單人沙發,背對著門擺著,沙發中間擺著茶幾。

  在沙發上坐好,一個女生過來給他們的茶杯裏倒上水,退到一邊。老孫仔細的打量著前面的舞池,舞池和地面持平,上面鋪著紅色的木地板,舞池左邊有一個小門,應該是演員進出的地方,右邊擺著一架櫃式鋼琴,還有一些打擊樂器。舞池的上面吊著一排黑色的燈,還有一個五顔六色的球燈。

  觀察了一圈,老孫就收回目光,低頭喝茶。過了一會,剛才那個年輕的女老師從舞池左邊的那扇小門裏出來,站到舞池中央,報幕:「彙報演出現在開始,請領導指示!第一個節目,女生獨唱!」說完就回到小門裏,一個女生穿著校服,來到舞池中央,先沖老孫和李大姐鞠了一個恭,然後隨著音樂開始唱起來,老孫聽不出唱的好壞,只覺得聲音婉轉動聽,跟電視唱的一樣,一曲終了,老孫趕緊鼓掌。女生又鞠了一個恭,從小門出去。那個女老師又上來:「下個節目,請欣賞阿拉伯風格舞蹈——肚皮舞!」從小門出去,一個穿著紅色叁點式,披著一層薄紗的女生,來到舞池中央,鞠躬問好之後,開始隨著音樂扭動起來,老孫馬上就被在眼前晃動的乳浪臀波,緊緊的勾住,煙也顧不得吸了,眼鏡死死的盯住眼前的女生,喉頭不時用力的滾動,一曲終了,老孫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看旁邊李大姐正玩味的看著自己,尴尬的笑笑:「恁娘的,恁學校的學生可真勾人!」「學校裏的孩子從小就要接受系統的訓練,不過側重點不一樣而已,怎幺,孫經理看好這個學生了?」李大姐笑著問。

  「再看看!再看看!」老孫趕緊說。

  接下來,唱歌舞蹈樂器輪番上陣,等女生們都表演完,回到小門裏,李大姐笑著問老孫:「孫經理是不是挑花眼了?要不我幫您拿主意?」「俺還真是挑花眼了,嫂子恁幫俺挑個吧!」老孫老實的承認。

  「那好!您等等!」

  說完就進了那扇小門。一會功夫領著一個身材高挑豐滿的鵝蛋臉女生,來到老孫跟前,問:「孫經理您看這個怎幺樣?」老孫仔細一看,是剛才跳芭蕾舞的那個女生,看著眼前穿著白色芭蕾舞服的女生俏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低著頭不敢看自己,老孫也覺得滿意,問:「恁叫什幺?」「孫經理您好!我叫李文靜!」鵝蛋臉輕聲回答。

  「那行,以後恁就跟著俺,給俺開車吧,一個月給恁3000怎幺樣?」老孫問她。

  「謝謝孫經理,我肯定好好工作!」女生驚喜的回答。

  看老孫滿意了,李大姐對女生說:「行,孫經理既然看好你了,你以後就好好爲孫經理工作,先回去換衣服吧,一會跟孫經理回去!」看女生走進小門,老孫和李大姐聊了會天,想了想問:「嫂子,恁說俺今天把她帶回家行不行?」「這個您放心,她們在學校裏都受過這方面的培訓,不過還要看她自己的意思,畢竟也不好太勉強,您說那?」李大姐對老孫說。

  「這個俺知道,俺肯定不能動手的,俺知道要看她的意思!」老孫說。

  「您也不用太擔心,畢竟女孩子都是第一次,就怕萬一抹不開面子,您也別生氣,過一陣就好了!不過您要是非要的話,也沒事!」李大姐說道。

  「俺知道,恁放心行了!」老孫回答。

  聊了一會李大姐問老孫:「孫經理,學生們應該也換好衣服了,咱們去看看孩子們?」「中!聽恁的!」老孫說。

  看老孫同意,李大姐帶著老孫來進了那扇小門,裏面是個挺大的化妝間,一進門,就看到一群女生圍著那個鵝蛋臉的豐滿女生羨慕的說:「李文靜,你運氣真好,被選中了,一個月3000塊錢那,天哪!比我們全家一年掙得都多!」李文靜滿臉興奮,也不說話,只是一個勁的微笑,這時一個女生吃醋的說:「有什幺好羨慕的,你也不看那個人長什幺樣,又矮又醜不說,頭發還是個地方支援中央!他也真沒眼光,怎幺不選我!」聽到女生們在叽叽喳喳的說著話,老孫大聲咳嗽了一下,看老孫進來,女生們趕緊站起來看著老孫,李文靜也紅著臉沖老孫抿嘴直笑,老孫看了一眼剛才說自己醜的女生,圓臉蛋,大眼睛,長的也很漂亮,身材豐滿,特別是胸前的一對乳房,撐得襯衣高高的隆起,老孫想了想剛才在房間裏也留意過這對乳房,是她們30幾個人中最大的,差不多比北方的發面大饅頭一樣,簡直不像17歲女孩所該擁有的一樣。

  看那個女孩滿臉擔心的看著自己,沖她呲著大黃牙笑笑,那個女孩趕緊沖老孫嬌媚的笑起來,老孫轉過臉對所有女孩笑了笑說:「沒選上恁,恁也不用失望,過一陣俺就把這個學校都買下來了,恁都好好的學,以後還有機會!」女孩們一聽老孫這話,都圍在老孫身邊叽叽喳喳的和老孫說話,老孫和女孩們說笑了一陣,趁機大吃豆腐,那個吃醋的圓臉女孩更是被老孫隔著衣服狠狠的抓了幾把乳房,被吃到豆腐的女孩也不生氣,只是紅著臉,瞟老孫一樣,老孫豪爽對女孩們說:「過一陣等俺新房子蓋好了,恁都過去玩,有機會把俺在給恁蓋個新學校!」女孩們趕緊答應,又是一陣莺歌燕語。笑鬧了一陣,看天也晚了,和李大姐一起帶著李文靜就回家了。

  李大姐讓老孫和李文靜到自己家吃飯,老孫想想,怕張倩吃醋,就說:「算了,今天不方便,改天再說吧!」李大姐知道老孫的意思,笑著說:「孫經理真體貼人,放心好了,行了,那我先回家了!」「李校長再見!」李文靜看李大姐要走,趕緊跟她道別。

  李大姐和她點點頭就走了。

  老孫想了一會,就和李文靜說:「走,咱先去吃點飯,再領著恁認認門!」說完帶著李文靜找了一家飯店,進去坐下,點了菜,又要了一瓶酒,問李文靜喝不喝,李文靜說不喝,就爲她要了一瓶「椰風」酒菜上來,李文靜爲老孫斟滿酒,敬了老孫一杯。

  「恁叫李文靜是吧?今年多大了?老家是哪裏的?」老孫喝了一口酒問。

  「孫經理,我今年16歲了,老家是四川重慶的」李文靜脆生生的回答。

  「那恁怎幺來這個學校的?」老孫接著問。

  「我是上小學2年級的時候,這個學校到我們學校挑人,就選上我了!」李文靜回答。

  「那恁家怎幺舍得恁跑這幺遠的地方?」老孫問。

  「我們那個地方是農村,學校說免費上學,以後表現的好,還有到領導身邊工作的機會,家裏又都是女孩子,父母一直想要個男孩,可是計劃生育抓的嚴,不讓生,學校說,我來了之後給家裏辦城市戶口,還給個生育指標,所以家裏就讓我來了,鄰居還都羨慕那!」李文靜淡淡的說。

  「那恁真不容易,這幺小就離家這幺遠,以後跟著俺好好幹,把這裏當家就行了!」老孫安慰她。

  「孫經理您放心,我肯定會好好幹的,您沒看我那些同學多羨慕我,我肯定珍惜這個機會!」李文靜笑了笑說。

  看李文靜表態,老孫笑笑,招呼她吃菜,想了想,又叫服務員過來,加了幾個川菜。菜端上來,老孫招呼李文靜:「來!嘗嘗,也不知道俺這裏做的川菜合不合恁口味?」李文靜心裏有點感動,看了一眼老孫:「謝謝孫經理!」說完優雅的吃起來。

  「恁吃飯的模樣可真好看,怎幺跟電視上的似的!」老孫看李文靜吃飯的樣子贊道。

  「謝謝孫經理誇獎,這都是學校裏教的,從小習慣了。」李文靜笑笑對老孫說。

  「嗯!那俺以後也得好好學學!」老孫羨慕的說。

  吃完飯,老孫帶著李文靜來到自己家,在院門口指著自己紅色的大奔,自豪的對李文靜說:「看看!怎幺樣?俺剛買的,原來沒有紅的,俺自己刷的,怎幺樣?俺手藝可以吧!」李文靜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紅色的奔馳,忍了又忍,對老孫說:「孫經理,這種車黑色的是最好的,您怎幺還自己刷成紅色的啊!」看李文靜質疑自己,老孫輕蔑的說:「恁還個孩子懂什幺,紅色喜慶,車店經理都說俺有品位,小孩不懂別亂說話!以後恁就開這個車就行了!」說完從腰帶上解下車鑰匙遞給李文靜。

  李文靜哭笑不得的接過鑰匙,心想:「完了!這車要開到學校,我算擡不起頭了!」被風吹了一會,老孫的酒也有點上頭,看著眼前豐滿高挑面容姣好的女孩,覺得小腹火燒火燎的,試探著問:「恁上俺屋裏坐坐?」李文靜看老孫的表情心裏猜到八九分老孫的想法,紅著臉低著頭輕輕「嗯」了一聲,算是回答老孫。一看李文靜的作態,老孫就知道這事有戲,過去試探著摟著李文靜的細腰,李文靜身體僵了一下,沒有拒絕,老孫大喜,知道這事成了。

   字數:19704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