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2发布:

锕锕锕锕锕锕锕轻点好痛射精瞬间

精彩内容:

射精瞬間                                                                                                
                                                                                                                                                
            
            
        
                               她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絲質的床,前頭有個台櫃,上麵一盞檯燈發出柔和的光暈,上麵有一疊紙。
我關上門,她過來替我脫衣,直到我一絲不挂。她當我的麵,僅脫下她的內褲而已。我瞥了一眼,白色蕾斯。她雙手抱過來,和我擁吻,我伸出舌頭,和她舌頭糾結,津液混合,我吞下去。兩人倒向床。
她一麵愛撫我的小弟弟,一麵和我有說有笑的,看她的樣子似乎已經對做愛這這檔事很有經驗,我將手深入她紅色的窄裙裏,用手指撫摸,感覺她那裏有好幾根毛,我越過她的「樹林」,攻進她的「宮門」,微微濕濕的,好軟好嫩。她仍然和我說話,持續她對我的愛撫。我們展開第二次談話。
「你是第一次嗎?」
「我……我……」我沒有正麵回答。
「那就是有羅!幾歲和那個女子發生關係的?」
「唔……唔……」我仍是支吾其詞。

「哎呀!放輕鬆點,我的『妹妹』都給你摸了你還這樣。放輕鬆點,假如每次和你老婆敦倫都這樣,那她不就氣死?」她糾正我。
「真的要說?我在十七歲時和我的同班同學一個叫惠凡做過。」我陶醉在那時的溫柔鄉中,我意識模糊,惠凡咿呀的呻吟。
「感覺怎樣?有沒有這幺爽呀?」她抓住我那根,大力或抓或撫起來。
       「嘻!當然有。她,美麗得令人……」
「現在呢?」
「她和別人走了。我以爲她是很純潔的女孩子,想不到……」我歎口氣。
「這就是你來找我的原因?」
                                                                                            
「差不多是這意思。我從頭到尾徹徹底底的反省,就是想不出我是什幺地方讓她不滿意,我猜大概是『這個』,所以便找你了。」
「分手幾年了?」
「分手?一年有了吧!我在分手之前和她做了幾次愛,以爲如此便可以定住她,女人最重視的不就是貞潔嗎?你沒見過她,她好美、好嬌柔、好……」一想到這兒,我陰莖挺硬起來。
她改變一下抓著我那根的姿勢,她握住它,上下緩緩搓動。
「我挑逗你那幺久竟比不上你幻想一下?」她移到我麵前,伸出舌頭舔了我發乾的唇︰「這樣說你今年才滿十八羅。我倒是想嘗嘗和未成年人做愛的感覺。要不要吸你的……?」她問我。
「不要了,我不習慣。」我堅決地搖搖頭︰「幻想比較能給我刺激。」
氣份頓時冷了下來,我的陰莖癱軟下去,倒向我的腹部,龜頭露出一些于皮外。
「幻想能做些什幺?」她抓住我的手,隔著衣服按于她的一邊乳房上,「摸我,我隨便你如何了。」她淫蕩的動作著。
我剝下她的上衣,黑色的上衣中露出兩團乳房,原來她並沒有戴乳罩,我這才發現。我取下她的窄裙,那塊黑色的叁角地帶顔色很鮮明的突出在她白皙的身子上。「我把它送進去,攻破她沒有防禦的城池。」我喃喃自語。
她一手抓起我那根,放手,它垂下去,她再重複一次,我的小弟弟已漸漸挺硬,她一麵做一麵說︰「你是和我做過愛中最年輕的。」
它像根大樹矗立在叢草間,我覺得時機已到,我翻身而起,把她壓向床麵。
「別急,我不會逃的,看你急得什幺勁來著。」
我將她的雙腿撐開,壓往前方。她的小穴已經濕的差不多了,紅潤的小穴在誘惑我的大蛇進洞,「你幹什幺?快上呀!」她催促我說。

我把我那根移動到她那裏,插了進去。我先試探性地抽送幾次,她漸漸低喚起來。不管女人的經驗有多老到,只要男人插進去,都會叫的。我一定要使她瘋狂的呻吟,承認我是強壯兇猛的。
「呼……呼……」我喘息著。我的動作起先很慢,漸漸地我加速起來。
「嗯……啊……嗯……大力一點……小夥子……大力一點」我加大力氣,體內那股熊熊慾火在焚燒著我,好像要吞噬我一樣。
我開始幻想,幻想我在吵鬧的人群中,公然和她做愛;幻想我在太空中和她做愛;幻想我在冷風蕭瑟的山澗裏和她做愛;幻想我……
我的下體如同進入一個被潤滑過的孔穴,好舒服的感覺。抽出,好愉悅興奮的感覺。
「啊啊啊……快點……動作大一點……伸縮快一點……快……快……」她喘息聲大了起來。
「應該有幾分了吧!」腦中的我駕駛一台飛機,雙手抓著操縱桿,下體則死命用力地頂她。她尖叫聲四起,哭著要我饒了她,她受不了我的沖力和那硬如鋼筋的陰莖。她狂叫著,激蕩起我內心原始的獸慾,我加速頂她、插她、奸她、操她、幹她,一種純爲獸慾的野性在我心中升起,飛機不斷的飛,上升,上升,再上升……
突然推進器爆炸,飛機一下子墜毀于地上。
「幹!該死,你要射精爲什幺不先抽出來!」她大聲咒罵道。
我從冒著大火及濃煙的飛機中回到現實裏,忙著對她賠不是。
「哼!」她微愠地回答︰「我只是收你的錢和你上床,沒說過要替你生個孩子。」
她將仍在她體內、但卻一蹶不振的我趕出去。她放下腿坐起身來,看了看牆壁上的鍾後,拿了放在床櫃上的一張紙,寫了幾個字,開口說︰
「叮!四十四秒。怪不得你女朋友會和別人跑了……」
(完)

   

锕锕锕锕锕锕锕轻点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