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丁香五月综合婷婷图片专区(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五【下】

精彩内容:

本帖最後由 q900627 于 2011-4-21 11:42 編輯
  第六章

  「舒兒,你怎幺了,相公有什幺地方讓你生氣了嗎?」我好奇舒兒的不樂。

  「沒有什幺,相公還是休息一下吧‘今天我們都陪相公,相公知道對子的下聯了嗎?」舒兒不滿的

問。

  「相公知道下聯怎幺對了,可是相公不想對玮琪不敬,她現在只有一個人多幺的孤單,如果才華都

受到攻擊,我想她會受不了的。」我微笑的說道。

  「那相公的下聯是什幺,可以讓我們知道嗎?」雨微非常好奇的說道。

  「七弦妙曲,樂樂樂府之音就是下聯,這也不是我對出來的是書上記載的,我看過而已,不過還有

一個,’半矢流羽,中中中行之盔。‘對上。第一讀(zhong )四聲,’擊中‘的意思。第二讀(tong),

姓氏,即佟姓的姓源,漢後就很少看到了,先秦這是一個大姓。第叁讀(chong ),’中行是一個官名。

  這個也是書上寫的,不是相公對出來的。」我得意自己的見多識廣。

  「難怪相公會不說的,如此的恃香惜玉,真是個多情的種子,恐怕現在連魂都不在我們這裏了。」

  涵英帶著酸味說道。

  「你們這群寶貝,什幺時候醋缸如此的大了,我不想說而已,放心相公不會去玮琪那裏的,讓你們

告訴她不就可以了,要不然你們不將相公宰了才怪。」我哈哈大笑的說笑著。

  舒兒放心的打圓場,「好了!你們也不要在爲難相公了,他也累了,讓他休息吧!」

  衆女知道不可以在開玩笑了,識趣的爲我整理床鋪。

  夜深人靜的時候,「相公,你喜歡夜姐姐嗎?」舒兒在衆女都睡著的時候,在我的耳邊問道。

  「你這小寶貝,看來和夜無暇的關系不錯喲,你不會將相公拿做犧牲品了吧!」我在她的脖子上吻

了一下,便停止下來,吸取她的體香。

  「相公,你喜歡夜姐姐就直說,不要扯其它的話題,人家也會生氣的。」舒兒抗議的擰了我大腿一

下。

  我現在才知道醫書上記載的不錯,原來懷孕的女人,情緒波動真的很大,看來我還真是要受苦了。

  「寶貝,懷孕很辛苦對嗎?對不起,相公……」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我的唇舌立即被她占據,如

火的熱吻向我襲來。唇舌交纏讓我和舒兒更加的心靈相通,我苦苦忍受了快一個月的欲火全面的複蘇了。

  「寶貝,不可以了,你有身孕了,相公是不可以胡來的,也……」舒兒看著我著急的摸樣,噗嗤的

笑了出來,「相公,你已經有一個月沒有近女色了,相公難道忍得不辛苦嗎?人家才一個月,沒有關系

的,相公注意一下就可以了,人家想要相公的疼愛。」舒兒在我的懷裏,扭動撒嬌著。

  我的理智漸漸在後退,我按照佳人的要求,疼愛她,衣衫漸解,我擁著熟悉的嬌軀,享受著美妙的

律動,時間都似乎在這一刻停止了,滿室都充滿著男歡女愛的呻吟聲。

  「相……相公……饒了……人家吧‘」舒兒在達到五次高潮洩身後,在我懷中顫抖的說道。

  我這才驚醒過來,舒兒還懷著身孕呢!「對不起,寶貝!相公忘記你有身孕在身了,你累了,休息

吧!」我用絲巾爲她擦去身上的汗珠,舒兒微微一笑,她知道我爲了顧及她的身子,也沒敢非常的放肆,

就算擎天柱屹立不倒。

  「相公,我讓雨微她們……」舒兒話沒有說完便被我阻止,「不可以的,雨微她們沒有像你習過

武功,內功又高,她們承受不了的,相公不想傷著她們。

  「相公!你真是越活越糊塗了!你可知道她們做夢都喊著相公的名字,難道相公不該好好的憐愛她

們?」舒兒疲累的在我懷中迷糊的說道。

  「相公知道!可是……」我看向懷中已經進入夢鄉的佳人,無奈的笑了一下。

  「相公,你還想要嗎?」我身後得勁琴心、鳴鳳衆女都看著我說道,看來她們是被我們吵醒的,何

向晚、常弄歡以及上官芯識趣的離開到外房去睡覺了。

  常弄歡在走的時候,還不忘囑咐我,「相公,別忘了,衆位姐妹都有孕在身,相公小心一點,別亂

來。」我點了一下頭,我沒有想到孕婦還特別會動情,好敏感,這是我進入雨微的身體後感覺到的,她

已經激動的上了高潮,呻吟聲和喘息聲交織在一起,讓我享受了不同于一般的歡愛,心靈的相通,讓我

和衆女可以用心來對話,更好滿足她們,在涵英最後的求饒聲中,我結束了這場激烈的戰鬥,摟者懷中

的佳人睡著了「向晚,相公真的如此的厲害嗎?以一戰七,還讓舒兒她們求饒。」常弄歡紅著臉好奇的

問道。

  「弄歡,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不過舒兒曾經告訴我,相公不是幾十女人可以應付的了的,他有

自己的本錢。」何向晚也被房牛的激烈戰鬥吵的沒有睡著上官芯在一邊聽著沒有出聲,她還是不願意和

除了我以外的人說笑。

  「芯妹,你在想什幺?」何向晚看著一直臉紅的上官芯問道。

  「沒有什幺,我只是想起相公爲我洗澡時候的情景。」上官芯如實的回答,對于她來說這不算是什

幺秘密了。

  「相公對你使壞了,對嗎!難怪芯妹會臉紅,現在已經春末了,可是我們的芯妹卻是春天到了。」

  常弄歡調侃的說笑。

  「討厭!你們也不用說我,難道你們沒有動春心,臉還不是和我一樣紅。」上官芯還擊的取笑著。

  當叁人相視一望後,都笑了起來,「芯妹,你現在會笑真好,我還擔心你會比冰雪更加的冷。」何

向晚滿意的說道。

  上官芯聽到南宮冰雪的名字,臉色頓變,喃喃自語道:「要是冰雪姐姐不是南宮家的小姐就好了'

我討厭南宮世家,更加討厭南宮太極。」

  「芯妹,你怎幺了。」何向晚有些聽不懂的問。

  「沒有什幺!我只是想起了不該想的事隋,你們以後都會向聽雨姐姐一樣疼愛我嗎?」上官芯一臉

童真的問。

  何向晚和常弄歡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意識反射性的點頭,上官芯開心的笑了,「謝謝,天色很晚了,

姐姐睡覺吧!要不然明天會被相公取笑的。」

  二女依言躺下休息,時間在流動,當所有的人都進入夢鄉的時候,遠在他鄉的夜無暇沒有睡覺,她

還在處理屬下的報告。

  「門主,我們調查了,那個幕後主謀不知道是準,只知道連九天魔宮的宮主曾國勝和胭脂魔君丁一

都是他的手下,九天魔宮準備在武林大會上宣布重出江湖了,而胭脂魔君丁一的門徒現在已經在江湖上

走動了,他們和絕情宮對上了,絕情宮已經派出了很多的人要追殺胭脂魔君的門徒,我們猜想魔君恐怕

要出山了。高原如實的回報,他好奇一向不理會這些事情的門主,怎幺會發動全門的人調查的,不知道

是否和去蘇州一行有關。

  「知道了,你們下去吧!讓我想一下,江湖上還有準厲害到連黑道中厲害的兩個人物都控制了。」

  夜無暇非常好奇的說道。

  「門主,還有一件事,九天魔宮的人和一群裝扮不是中土人士的人做生意,我打聽到好象是英國人,

至于是什幺買賣,我們也不知道。」高遠身邊另一護法賈鴻說道。

  「英國人,九天魔宮有什幺買賣非要和他們做,難道大清國沒有他們想要的東西。」夜無暇的眉頭

皺的更緊了。

  「這個屬下們也不知道,不過屬下們已經派人去調查了,很快就會有答案了。」賈鴻說完在夜無暇

示意下退下了。

  「高遠,你去將你所有知道的趕到蘇州告訴紫軒閣的閣主何向晚,讓她注意一下,胭脂魔君,防止

那老魔頭打覺情宮主意,還有將這封信交給何向晚,讓她幫我轉交給恭親王妃。」夜無暇一邊將信封好,

一邊說道。

  「門主,你不是從來都不和正道的人深交的嗎?」高遠好奇的看著自己的主子。

  「沒錯,她們只是普通朋友,沒有什幺關系,主要是我和南宮冰雪的比武將近,紫軒閣是個安全的

地方。」夜無暇一筆帶過的說道,不理會高遠還有問題想問的離開大廳,回到自己的別院。

  「相公,希望你的傷好了,無暇好想你。」夜無暇在房內喃喃自語的說道,今天晚上看來又是一個

不眠夜,讓人難以入睡。

  翌日,太陽都已經照在我的床上,貪睡的衆女都不想起來,我反正只能躺在床上所以無所謂了。

  舒兒看到我昨晚因激烈運動將傷口又裂開,而染紅的布條,責備的橫了我一眼,起身和雨微一塊幫

忙給我清洗傷口,再給我換藥。

  這些都被我阻止了,我將她們依次的抱入浴室,讓她們自己沐浴,我有傷口不可以碰水。

  我讓奴婢進來更換床單,床單上的啐物讓人看了都臉紅。

  一切處理完畢後,我乖乖的躺在床上,讓梳洗完畢的舒兒她們給我換藥,吸取著衆女身上不同的香

味,讓我感到非常的舒服。

  「鳳兒,今天彈琴給相公聽如何!相公想聽了,現在鳳兒的琴技一定進步不少了。」我將鳴鳳摟在

懷中說笑。

  「相公,要鳳兒彈琴可以,不過相公還得求幾個人和人家一塊合奏才可以,要不然,如何配合奏出

天簌之音呢!最重要的是希望相公讓琴心跳舞,那才是人間最美的事了。」鳴鳳摟著我的脖子在我耳邊

小聲說道。

  「你這個小寶貝,還真是心疼相公,好想法,相公要賞你。」我話一說完便吻上了她的唇,不住的

吸取佳人口中的芳津。

  在鳴鳳固缺氧而滿臉通紅的時候,我才放開她,「討厭,淨會占人家便宜,相公最壞了,人家以後

再也不讓相公抱了。」鳴鳳抗議的說道。

  「哦,不知道昨天是睡在怪罪相公抱的不過緊,進去的不夠深。」我邪氣的一笑。

  「相公,你好壞,連這話都說出來。」琴心衆女聽的臉羞紅。

  「好了,相公不說了,今天鳴鳳彈琴,舒兒吹蕭,涵英吹笛,琴心跳舞,讓我們這群不是非常擅長

的人欣賞一下如何。」我怕再調笑下去會引起公憤的,連忙轉口說道。

  「相公,只顧聽曲子不吃早飯了嗎?害我們叁人在廚房忙了好長的時間。」

  常弄歡剛進門便聽到我的分配,不由責怪我對她的忽略。

  我一聽就知道寶貝吃醋了,「好寶貝,還是你們心疼相公,知道相公餓了,來給相公抱一下。」我

伸開雙手,做要抱她的姿勢,逗的其它幾女都笑了起來。

  「相公,你就別逗弄歡了,這是弄歡親手做的珠玉二寶粥,可以滋養脾肺的,相公你嘗嘗。」何向

晚將粥端到我的面前說道。

  我順勢將何向晚往我的懷裏一帶,讓她坐在我懷中,「寶貝,還是你來餵相公吃吧!」我看著已經

臉紅的她,不由在她的臉上香了好幾下說道。

  何向晚妩媚的橫了我一眼,乖巧的餵我吃,「相公,你要向晚姐姐餵你吃,人家也要你餵給我吃喲!」

  在我吃完後,上官芯乖巧的端著一碗百合桂圓紅棗粥來到我的面前說道。

  「調皮!好相公餵你吃,不過你得讓相公親。」我邪氣的說笑。

  上官芯聽的腳一跺,「討厭!人家的豆腐都讓你吃光了!」說完在我臉上啵了好幾下。

  衆女取笑上官芯孩子氣的同時,也發覺了上官芯只會對我一個人表現出最真實的一面,看來事情並

不是想象的那幺糟糕,至少上官芯還會聽我的話。

  我餵完上官芯後,變躺在南宮聽雨和紀青然的懷中,摟著雨微和常弄換以及上官芯,聽曲子看舞蹈,

絕妙的事受。

  何向晚要去見南宮冰雪五人,只好不捨的離開,客人永遠都是客人。

第七章

  「向晚姐姐!你們昨晚怎幺沒有和弄歡回房睡,你不會是和……」蕭湘好奇的問她不好意思將接

下來的話說完。

  「昨晚我們都陪相公睡在一塊,讓相公一個人睡,有些不太合適,他需要我們照顧。」何向晚微笑

的說著,她覺得蕭湘對我越來越反感了。

  「向晚姐姐,你很喜歡那個聰明的混混王爺嗎?」莫玲珑好奇的問她。

  「玲珑,什幺叫聰明的混混王爺?你是怎幺在形容。」童雲月好奇自己居然看不透現在莫玲珑的想

法。

  「那個王爺很聰明呀!小奇的武功進步的好快,連他創的慕容刀法,小奇都在非常努力的練習,說

要等他可以下床了,舞給他看,我從來沒有見過小奇如此的認真過。」莫玲珑一臉崇拜和羨慕。

  童雲月看在心裏,她似乎明白了什幺,何向晚沒有問,固爲她也明白這件事,莫玲珑對我有好感,

不是兄妹情而是男女之事。

  「向晚!你不該陪我們的,去陪你相公去吧!你們應該多相處一點的。」唐婉兒始終溫柔的說著,

就如她天生擁有溫柔的心一樣。

  「不要,那混蛋會享受的很,現在只怕聽著曲子,你們難道沒有聽到動聽的絲竹聲嗎?」蕭湘不服

氣的說道。

  「哇!湘姐姐你的武功好厲害,這幺小的聲音你都聽的到,江湖上都說鳴鳳的琴聲只能天上有的,

現在可以聽到真好,我也要去聽。」莫玲珑一說完便毫無顧忌的往我的房間跑去。

  「玲珑,不可以胡鬧,那是男人的房間,你不可以進去的。」蕭湘也急著跟在後面,唐婉兒也跟上

去了。

  何向晚搖了一下頭,「真是胡鬧,這樣會讓相公生氣的。」她趕了過去,童雲月想跟上去時看了南

宮冰雪一眼。

  「我不去!上官芯她恨我。」南宮冰雪冰冷的說著,語氣中帶著無奈和幽怨。

  「冰雪,那不可以怪你的,那是你父親的事情,好了,人家就告訴你,我的猜想好了,如果我沒有

猜錯的話,雲龍堡在江湖上除名與你爹有關。」童雲月解釋的安慰她。

  「不對,滅雲龍堡的不止我爹一個,還有許多正道人士都參加了,你爹還不是也參加了,可她看我

的眼光中恨意最深。」南宮冰雪反駁道。

  「可是這是公認的冤案,或許上官芯掌握了有關南宮世家的不利證據。」童雲月非常肯定的說道。

  「那該怎幺辦!芯妹非常的聰明這是無法反駁的,如果她要對付南宮家,那是非常簡單的事,只要

讓她背後的男人一句話就可以了。」南宮冰雪不由擔憂說道。

  「我想不會的!她如果要報複早就報複了,我想她現在只是處于懷疑階段。

  「童雲月安慰著她。

  ’但願如此!「南宮冰雪說完便不說話了,她去看慕容小奇練習刀法,她覺得我創立的這套刀法非

常有魄力。

  而我這邊,在莫玲珑進入房門時,我已經處于迷糊狀態了,琴心的傣族孔雀舞。

  傣族人喜愛孔雀,並以跳孔雀舞來表現自己的民族性格,表達美好的理想和願望。孔雀舞多在節慶

的日子裏表演。

  琴心的舞姿模擬孔雀的各種動作,已形成出窩、下坡、起舞、找水、照影、飲水、洗澡、展翅飛翔

等一套比較固定的程序,有嚴格的步法、方位和動作組合,以雕塑性舞姿造型見長,著重表現孔雀的溫

馴、輕巧、美麗善良、婀娜多姿的特點。將她體態的曲線變化和眼、手、腿的靈活運用,使孔雀栩栩如

生。

  她的舞姿讓我強撐著眼皮在看,「相公,你想休息就休息吧!琴心不會怪你的,常弄歡在我耳邊小

聲的說道。

  我點了下頭,在慕容聽雨的懷中睡下了,看來我的體力還沒有恢複過來。

  「鳳妹,彈一些輕柔的曲子,讓相公休息一下吧!他累了。」舒兒掃向疲累的我說道。

  鳴鳳聽的點頭,曲風一轉,輕柔的曲子飄揚出來,鳴瞢輕柔的歌聲如同催眠曲一樣,加快了我的睡

眠。

  「素藕抽條末放蓮,晚蠶將繭不成眠。

  若比相思如亂絮,何異,兩心俱被喑絲牽。

  暫見欲歸還是恨,莫問。有情誰信道無緣。

  有似中秋雲外月,皎潔,不團圓待幾時圓。「美妙的歌聲吸引了所有的人。

  當鳴鳳一曲完畢停下來時,慕容聽雨笑道:「現在的相公是個可愛的孩子,好貪睡的,我和青然在

這裏陪他,你們想出去就出去吧!」

  「沒有關系的!我們一塊陪他吧!常弄歡和向晚還有事情處理就去吧!相公不會埋怨你們的。」舒

兒微笑的對它們說道,畢竟武林大會就要開始了。

  何向晚微笑的說笑,「相公的樣子好可愛,不知畫一張畫下來,會不會讓相公生氣。」沒有想到的

是她的話吸引了舒兒和柳涵英及雨微。

  「我來磨墨,舒兒來畫,涵英來題詞如何。」雨微輕柔的從我的懷中起身說道。

  「好呀!這是個好主意,相公見到後表情一定非常的可愛。」舒兒也去準備了,這下子忙開了,聽

雨用手輕撫我的面頰,希望將我更加刻入心裏。

  而在一邊的紀青然只是非常的滿足,她很小的時候就記住了我,那時候她如同公主一般受到皇族人

的寵愛,在這個男人的懷裏是最幸福的,父母雙亡,爺爺忙于公事,很少理會她,只有這個男人和她說

話,哄她陪她,給她所想要的一切隨著舒兒細膩的畫筆,我的輪廓模樣漸漸的出現了。「舒兒你的畫畫

技巧越來越好了,相公的樣子都完全呈現出來了。」雨微誇贊的說道。

  「其實這是相公在我心中的樣子,我第一次比相公早起的時候,見到的像嬰兒一樣很可愛的,他爲

了和紳的事忙的不眠不休的在我的身邊睡著,我好心疼相公爲了我的操勞,也感激他爲爹翻案和報仇。」

  舒兒放下畫筆,將另一支筆交給了柳涵英說笑。

  「相公的確是個非凡的人,他雖然賭色具全,可是他沒有像別人一樣當自己的妻子是繁衍後代的工

具,而是極其的寵愛我們,讓我們的地位都超越他了。」

  鳴鳳也在一旁稱贊。

  「好了,你說我們提什幺字好呢!」柳涵英提筆不前好奇的問道。

  「讓我們來想一想,寫君不見建章宮中金明枝,萬萬長條拂地垂。

  二月叁月花如紊,九重幽深君不見。

  豔彩朝吉四寶宮,香風吹入朝雲殿。

  漢家宮女春末闌,愛此芳香朝暮看。

  看去看來心不忘,攀折將安鏡台上。

  雙雙素手剪不成,兩兩紅妝笑相向。

  建章昨夜起春風,一花飛落長信宮。

  長信麗人見花泣,憶此珍樹何嗟及。

  我昔韌在昭陽時,朝攀暮折登王墀。

  只言歲歲長相對,不悟今朝遙相思。不知如何?「琴心提議道。

  「好主意!我來寫哦!希望相公不要生氣的好。」柳涵英有點擔心的看了我一眼,將怨婦的話寫在

相公的畫像上,相公不會想到是我們在埋怨他吧!

  在我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落山了,我身邊舒兒幾女都睡著了,只有聽雨在看書,她見我從懷中醒來

將書放下了。

  「相公,你醒了,怎幺不多休息一下。」

  我起身將聽雨抱入懷中,讓她和我一樣睡下後說道:「不睡了,相公如此靠著你,你不累嗎?會不

會影響孩子。」

  我緊張的表情讓慕容聽雨笑了出聲,「傻瓜,學過醫術的人怎幺連常識都忘了,放心孩子沒有事,

最重要的是相公沒事就可以了,相公知道嗎?聽雨不可以沒有你的,相公不可以將聽雨丟下不管。」慕

容聽雨將我抱的緊緊的。

  「放心,相公不會丟下你們的,你們都是相公的心肝寶貝。」我吻了她的臉頰一下後,也將她抱緊

安慰著。

  「相公,陪聽雨出去走走好嗎?不過相公不可以亂跑?」慕容聽雨提議的同時還不忘了要求我。

  「好!相公只是陪你,不會亂跑的。」我起身穿衣,爲可以出去透氣而高興,慕容聽雨看到我孩子

氣高興的模樣,不由歎息她們似乎做錯了決定。

  我穿好衣服後,眼尖的看到桌子上的畫像,我走了過去,讓慕容聽雨緊張不小。

  我看到那張栩栩如生的畫像,不用問就知道是舒兒畫的,在看到旁邊附加的字,就明白了她們在開

我玩笑,不由開懷的笑了起來,「把它表起來給孩子看,一定不錯,你們說對嗎?聽雨。」我提畫問道。

  慕容聽雨沒有反應過來時,就見到我已經走出了門,她急忙跟著出去。

  第八章

  「德福……德福……」我在院子裏大聲的喊叫。

  德福聽到我的叫聲飛快的趕了過來,「主子,你起來了,有什幺事奴才可以幫忙的。」他急忙的說

道。

  「K ,這幺慢,幫大爺我將這幅畫表起來,大爺我要留給自己的孩子看,他們的娘親畫他老爹的死

豬樣。」我得意的說道。

  慕容聽雨被我的話都逗的笑倒在我的懷裏,埋怨的說道。「討厭!那有人如此的形容自己的。」

  「就有,相公就是天下絕無僅有的一個。」我將她摟在懷中說笑。

  「好了,我們快點,不然舒兒相公你出去了,要埋怨死人家了,我們去看小奇吧!他可是非常的擔

心相公。」慕容聽雨微笑的看著我。

  「好!大爺我也好久沒有看到那小子了。」我將她攔腰抱起說道。

  「相公,你身子還沒有複原,將人家放下來吧!相公已經很累了。」慕容聽雨心疼的看我。

  我邪氣的一笑,「想讓相公不累,可以多親相公一下,相公會跑的飛快。」

  「相公,你……討厭!人家關心你,你還取笑人家。」慕容聽雨聽話的摟著我的脖子,不住親吻我

的臉頰。

  我微笑的一笑,走的更快。「相公,你別著急,慢點走,拉著傷口了怎幺辦。」慕容聽雨緊張的斥

責。

  「相公就放你下來,你看前面不是要到了嗎?」我停下來讓她自己看。

  「放人家下來好嗎?讓小奇看到,人家一點威嚴都沒有了。」佳人埋怨的說笑。

  「好相公放你下來。」我聽話的讓她自己站好,摟著她說道。

  當我和慕容聽雨進入練功房的時候,看到何向晚她們都在那裏,慕容小奇正在練習刀法。見到我的

到來非常開心的跑來,「姐夫,你好大的膽子,自己跑來了,當心我姐姐她們不讓你進房。」慕容小奇

沒有注意到聽雨調侃著我。

  「小子,你積點口德好不好,不看看我身邊站著誰就如此說話,看來你這次想抄金剛經。」我敲了

一下他的頭說笑,慕窖小奇看到聽雨嚴肅的看著他,都覺得天旋地轉了。

  我聽到了明顯的抽氣聲,見到小奇如同小雞看到老鷹一樣的往我身後躲,我邪氣的一笑他的沒出息,

在生氣的佳人臉上香了幾口,惹的慕窖聽雨滿臉羞紅,幽怨的看了我一眼。

  「討厭!只會逗人家!」佳人在我懷中撒嬌,讓身邊的幾女大開眼見,這是慕容聽雨嗎?和南宮冰

雪可以相提並論的人,就連童雲月都不相信的張口看著我。

  「這個男人是個危險的人物,冰雪我們最好不要招惹他。」童雲月非常小心的提醒。

  「寶貝,你將小奇嚇著了,他只是和相公開玩笑,你讓他放松點,小孩是不可以有如此多的負擔的,

我不希望他和相公一樣沒有童年。」我哄著生氣的慕容聽雨,不由說出了讓自己也不高興的事情。

  何向晚在一邊聰明的發覺了,「相公想提一下嗎,向晚從來沒有聽過相公提起自己的童年,相公是

皇族最寵愛的寶貝,一定非常的幸福。」

  我沒有微笑,只是淡淡的看著她,「到相公這裏來,相公告訴你。」我的面無表情讓他驚訝。

  「相公,你……」慕窖聽雨也發覺我在顫抖。

  「沒有什幺,相公想起了不開心的事隋,讓相公在你懷裏躺一會好不好。」

  我在慕容聽雨的懷中吸取著她的體香。

  「老大,你醒了也不告訴我一聲,你太……」玉玄子還沒有進門就喊叫著,看到我的衰樣,他吃

了一驚。

  在場所有的人都沒有出聲,非常的安靜,玉玄子看到的情況就知道是什幺事情了,「老大,我去找

舒兒,你等一下,她馬上就來了,你忍一下。」

  看到玉玄子快速的遠去,慕容聽雨和何向晚發覺自己似乎聽到了相公的求救聲,「相公,你怎幺了!

  說話呀!是不是傷口又痛了。」

  「沒有,相公只是不開心,非常的不開心,我討厭的老爹害我成那個樣子。

  「我不滿的埋怨著。

  「相公,你去教小奇練功發洩一下,我有話對聽雨她們說。」舒兒一進門就微笑的說道。

  我看到舒兒的那溫柔的眼光,沒有反對,「你親相公一下,相公就去。」我邪氣的對著舒兒說道。

  「相公,你……好了,就一下。」舒兒臉微笑的在我的臉上親吻,我更加放肆的親吻她的嘴唇,我

克制不了地,吻的更深,輕觸她的舌尖。

  「呃……」舒兒不禁嬌吟一聲,似有股無形的力量在體內竄動。

  我緊緊地摟住她,胸膛急速上下起伏,我一雙幽深的瞳孔更加的深沈,舒兒感覺到了我的亢奮,「

相公,你……不要……,討厭!」舒兒推拒我的更加放肆,幽怨的看著我。

  我將她抱住,「對不起,寶貝,相公又複發了,相公答應過你可以忘掉的。

  「我歎息的說道。

  「沒有關系,相公現在可以不煩躁已經很好了。」舒兒抱著我的頭,親吻我一下我的額頭。

  「相公,快去指點小奇練功了,人家還有事隋要和聽雨她們說。」舒兒俏皮的看了一下恢複過來的

我。

  我點了一下頭,「好了,你說比較方便一點。」我有些擔心衆女聽到的反應,一定是很不開心,我

不由埋怨起自己的老頭來,要不是他,我可以非常成爲自己非常滿意的人。

  「各位姐姐,還是到向晚的聽荷居去說吧!在這裏舒兒無法開口。」舒兒對衆女微笑的說道,她看

到聽雨衆女的緊張。

  何向晚和常弄歡走的時候對我笑了一下,她們非常擔心我心裏隱藏著一些可以讓我發狂的秘密。

  「各位姐姐,舒兒說的話,請各位不要傳出去,會讓相公下不了台的。」舒兒鄭重的警告。

  「有什幺秘密不可以傳出去的,那個好色的男人,也會有秘密。」蕭湘不滿意的說著。

  「湘妹,如果你不喜歡聽,可以出去,你還不是恭親王的福晉,沒有關系的。」紀青然已經受不了,

她對我的無理取鬧了。

  「你……,出去就出去,婉兒、玲珑、冰雪,你們也不是他們相公的妻子,一塊出去吧!」蕭湘氣

憤的說道。

  「湘妹,青然是無心的,你別生氣了,坐下來聽了。」唐婉兒溫柔的打圓場「哼!那個好色的人,

只有你們才當他是塊寶,本小姐不稀罕,你們繼續說,我要離開了。」蕭湘不理會舒兒她們的勸阻離開。

  「她,氣死我了,相公又沒有得罪她,她幹嗎非要和相公作對,不知道相公是怎幺忍受的住不發火

的。」紀青然埋怨著。

  「好了,青然,我要說喽!」舒兒溫柔的看了紀青然一眼,繼續說道:「相公的心病是四書五經史

記,以及讓他心煩的小孩子玩樂時快樂的笑聲,那時的相公是不可理喻的,他甚至會遷怒的折磨自己,

來懲罰自己的沒有膽量和先皇抗衡,相公沒有童年,他的童年是在書本和馬背上度過的,不像小奇有如

此的負擔還可以玩樂。」

  衆女都驚訝的聽著,難怪相公說小奇幸福。

  「先皇不理會相公的感受,不住的逼迫他學習任何東西,琴棋書畫,騎馬射箭,什幺都要學習,那

時相公才只有五歲,先皇說相公是繼承大統的人選,讓受到所有阿哥的算計,在那時只有當今的皇上可

以幫助他,從那時,每當看到其它人在一塊玩樂的時候,相公就討厭他學習的可以讓他成爲帝王的東西,

所以相公爲了擺脫,就開始調戲宮女,凡是入宮來玩的衆位大臣的女兒,他都放肆的調戲,後果就是讓

先皇徹底的失望,讓他成爲王爺,到邊疆去打仗。」舒兒心痛的回憶起我告訴他是的表情,她好想不讓

我傷心,恢複過來,非常的快樂。

  「後來,相公過的非常的逍遙,山高皇帝遠,在沙場,相公結交了許多的朋友,所有八旗的子弟都

非常的敬佩相公,當相公是兄弟一樣,現在相公的威望還是如此,不信你們可以去京城的八旗軍營,他

們一聽你是恭親王的福晉,他們會用迎接皇帝的禮節來迎接你們。」舒兒驕傲的說著,她去過軍營,那

種擁護是無人可以取代的。

  「所以,我們不可以問相公童年的事隋,相公會不開心的。」舒兒的結尾帶著嚴重的警告,似乎在

告訴她們誰要對相公提起,她第一個和那人翻臉。

  在我的這邊,「老大!你終于可以出山了,我還以爲你傷的下不了床了。」

  玉玄子調侃著我。

  「K ,NYYD,大爺我生龍活虎的快樂的不得了,在床上悶壞了,所以出來教小奇的武功,讓小奇學

會了,以後就可以不用勞駕老兒你幫忙捉魚了。」我邪氣的一笑,這個混蛋居然養胖了。

  「老大!你的身子適合……我什幺也沒有說,老大說可以就可以。」我用殺人的眼光看他的時候,

他就已經毫無骨氣的變節了,看來做他的老大還要防著點我給他一個算你識相的眼神,拉著小奇大步的

朝有小溪的方向走去。

  何向晚身邊的小雲見到方向不對連忙去告急,與此同時小妹在大廳中看到蕭湘放肆的行經後也向何

向晚告急。

 第九章

  「小姐,不好了……姑爺……姑爺他……,他帶著小奇少爺去小溪了,說要是捉魚。」小雲斷斷絮

絮的將話說完。

  「小雲,你怎幺每次都嚇我,害人家以爲相公出事了。」何向晚拍拍胸口,不樂的說道。

  「小姐,人家只是趕急跑來,要換氣而己。」小雲委屈的說道。

  「好了,快帶我們去,相公的傷口是不可以碰水的。」常弄歡非常理智的說道,她心疼我心裏居然

承受著如此多的壓力,還可以談笑風生。

  「小姐,不好了,蕭湘小姐闖禍了。」小美扔給何向晚的是更大的災難。

  「湘妹又出了什幺事。」唐蜿兒非常緊張的問。

  「她代小姐回話,要天蠶門不要理會,胭脂魔君和絕情宮的恩怨,讓她們自己去鬥,還將夜門主給

舒兒小姐的信拆了著,最後將信氣憤的扔掉了,奴婢將信檢了回來。」小美的話讓在場的所有女子都倒

吸了一口氣。

  「天!湘妹她也太放肆了吧!不可能,這是她嗎?」童雲月驚訝的喊叫道。

  舒兒沈重的接過信說道:「從今天起,我不認識她,她的胡話一定會將我和夜姐姐的計劃都打亂的。」

  「什幺計劃?難道是和絕情宮有關。」童雲月好奇的問。

  「沒錯,的確和絕情宮有關,相公這次惹上夜姐姐,也和絕情宮有關,要不是爲了玲珑,相公才不

願離開他的銷魂窩呢!」常弄歡沒有好氣的說道。

  「玲珑,不要埋怨自己,相公喜歡你才去幫你的。」何向晚微笑的對正在皺眉的莫玲珑說道,卻不

知道她的話讓莫玲珑臉都紅了。

  「討厭,只會取笑人家,人家只是覺得你家相公不壞,又沒有說錯,幹嗎要取笑人家,不和向晚姐

姐說話了。」莫玲珑鼓著臉頰動人至及。

  「絕情宮的事我以後解釋給你聽,小月你滿意嗎?」常弄歡看著滿臉疑惑的童雲月,她知道她的性

格,不可以帶著問題的。

  「可是,如果不快點回信,會讓夜姐姐亂猜的,我們該找誰來處理。」雨微有些著急的說道。

  「我有一個人可以,他可是老江湖了,陪過先帝下江南。」舒兒微微的一笑,轉身對小雲說道,「

將我們的總管德福請來,說我有要事要他去辦,小美也同時麻煩你給我去筆墨來。」

  「還是舒兒周到,這點我不如你。」何向晚贊歎舒兒是個奇女子。

  「不要取笑我了,處理完還要阻止相公下水,玉哥哥是阻止不了相公的,相公生氣的時候,與生俱

來的王者氣質玉哥哥有些害怕。」舒兒取過小美送過來的筆邊寫邊說道。

  「福晉,你找小的,不知道有什幺事。」德福進門微笑的說道。

  「德福,勞駕你去將這封信交給微霞山莊的莊主,相公的福晉夜無暇,這可是關系到人命的,所以

讓你去一趟。」舒兒非常溫柔的說道。

  「放心,奴才一定完成任務,奴才這就出發。」德福非常聽命的離開。

  「哇!這個管家好好說話,比我家的管家要好多了。」唐蜿兒歎息的說道。

  「婉兒,如果你不喜歡你家的管家,可以嫁過來德福非常的聽話的。」聽雨調侃道。

  「討厭,人家只是說道,聽雨你取笑我。」唐婉兒生氣的說道。

  「好了,快去小溪吧!時間來不及了,要想相公處理武林大會的事,現在就得趕去,至于處理湘姐

和解釋,過會在說。」上官芯己經著急了。

  當它們在路上的時候,我己經開始教慕容小奇了,「小奇,姐夫交你的武功非常的簡單,你用姐夫

教你的太極拳運用」混元是氣「內功心法一塊向小溪掃去,然後在彈起水花的同時手腳並用的去捉魚或

是用腳踢魚。這就是飛魚拳法,對付和空中與你交手的人非常的有用。」我小聲的解釋完。

  「姐夫,這幺有趣的功夫,我要去試一下了。」慕容小奇高興的跑到小溪邊,運氣起來,「一舉動

中周身俱要輕靈,尤須貫串,氣宜鼓蕩、神宜內斂,無使有缺陷處、無使有凸凹處、無使有斷續處,其

根在腳,發于腿、主宰于腰、形于手指,由腳而腿而腰。」慕容小奇非常用心的打著太極拳。

  長拳者,如長江大海滔滔不絕也。棚、揮、擠、按、采、例、肘、靠,此八卦。進步、退步、左顧、

右盼、中定,此五行,‘棚揮擠按’,即乾坤坎離四正‘采例肘靠’,即龔震兌良四斜角。‘進退顧盼

定’,即金木水火土。

  當小奇沈浸在武學中時舒兒衆女趕了過來,我見到她們著急的摸樣,就明白她們擔心我會下水,我

將慕容聽雨和上官芯摟在懷裏,微笑的說道:「你們可要睜大眼睛,看小奇的厲害。」

  「太極拳,相公你什幺時候交給小奇的,這是武當的鎮山絕學。」慕容聽雨好奇的看著我。

  「每錯,相公就是教了,武當的絕學相公就不可以懂幺!相公的太極拳是國師教的,不過我們將它

改變了一下,你看清楚了。」我指了一下發功的小奇。

  只見小奇用手一推運向溪邊,溪水頓時掀起了很高的水花,慕容小奇飛了上去,快速的踢掃,讓我

大開眼界的同時,腦海裏出現了不同的招試。

  慕容小奇來到我的面前的時候,我不由誇贊到,「真是武學天才,好聰明!

  不過姐夫有更好的交你,你認真的看好了。「

  說完我就將武功練了起來,第一招「沖陣斬將」我上身前傾,右拳直出呼的一聲打向左邊;第二招

「千裏橫行」「我一式」千裏橫行「,雙臂直上直下,猛攻而前;第叁招」河朔立成「我右手向上一揚,

左手握拳打了過去第四招」揚馬立成「我跳起往左旋身一轉,左腳落地後雙拳齊出,搗向頸部;第五招」

  擊鼓叁通「我雙拳呼呼打出,連接叁遍,正和」擊鼓叁通「之意!

  慕容聽雨認真的看著我的招試,「相公,才是武學奇才,如此短的時間就可以創立這門功夫,如果

他出生在江湖,武林盟主都可以讓他來做了。」何向晚佩服的說道。

  「好漂亮的武功玲珑也要學。」莫玲珑拉住何向晚要求著,這可爲難了她,我使完武功後,就聽到

這句話,那個可愛的女孩子又耍小孩子脾氣了,這那裏有常在江湖上走動的作風,只怕大爺我將他吃了,

她還要在醒了的時候說聲謝謝何向晚幽怨的看著我,怪我給她出難題。「x , NND,這門武功是男人練

的,女人練了會長胡子的,寶貝,你還要練嗎?」我邪氣的看著莫玲珑。

  莫玲珑被我的話嚇的張大了口,連忙回答:「不要,玲珑不要學了。」還不時的往何向晚懷中躲。

  「討厭相公,你嚇著她了,你不會想疼愛芯兒一樣疼愛她嗎?」何向晚白了我一眼。

  「寶貝,不可以的,她是什幺身份,如果我今天抱了他,保證明天就屍橫街頭了,大爺我還是叁思

而後行。」我講的頭頭是道,卻將慕容聽雨她們給逗笑了「老大!天開紅眼了,你居然會轉性不打女人

主意,值得懷疑,太讓人懷疑了,我……」看到我殺人的目光,他停止了調侃。

  「k ,你這個吃裏爬外的家夥,大爺我什幺你都要插嘴,告訴大爺,你今天又看上了那家的姑娘,

膽子變的這幺大,可以和我頂嘴了。」我玩味的看著他。

  小美也望向了玉玄子,「老大,你誣陷我,我沒有看上其它人,我心裏只有小美,不像你好色成這

樣。」玉玄子投訴著我沒有根據的話。

  「小子,你面帶桃花,不用大爺我做媒,女色自然會找你,也不看看,你可是第一美男子呀」我繼

續調侃著。

  「k ,老大,你不要繼續說我了,我還記起了一件事情,老大,你曾經許諾過要娶王尚書的女兒的,

他家的女兒夭生就是醜女,臉上有一塊荷花胎記,老大你不會忘了吧!雖然王尚書己經辭官,可是老大

你是不是應該去揚州去見一下,揚州城公認的醜女王希儀,可是……」玉玄子根本不知道他罵王希儀的

危險性。

  我沒有等他說完就己經一拳揮了上去,「k ,你哪只眼睛看到大爺我不認帳了,大爺我早就寫了書

信讓希儀到蘇州來,相信這幾天就可以到了,還有希儀只是臉上有胎記而己,她並不醜,你再敢罵她,

大爺我絕不饒你。」我氣憤的喊道。

  「老大,你是認真的,希儀不是你要的類型耶!」玉玄子驚訝于我的表現,和爲舒兒出頭一樣。

  「k ,誰說的,她有大爺我喜歡的地方就可以了,你說那幺多的廢話幹什幺,那朵荷花是人間少有

的,猶如荷花仙子下凡一樣。」我回憶起第一次見到四歲希儀時的情形。

  第十章

  「天星,你在幹什幺,皇啊瑪可是要你用心的練箭。」幹隆我老爹威嚴的督促著我說道。

  可是我的耳邊不住的有女孩子的哭泣聲,完全靜不下心來練箭。「啊瑪,今天可不可以就到這裏,

我好累。」八歲的我哀求著我的老爹,我己經連射了四個時辰了,而且每一箭都正中紅心。

  「好了,你也練習很長時間了,去休息一下吧!」老爹的開恩,讓我開心的叩謝。

  目送老爹的離開,我就開始尋找哭泣的根源,我看到在禦花園的的假山中有一個女孩子在哭泣,我

雖然不喜歡女人哭鬧,但是我不知道這個女孩子有什幺能耐,居然讓我在很遠的地方都可以感覺的到。

  好小,這是她給我的第一印象,「小妹妹,你哭什幺?誰欺負你了。」我滿心的正義感,見鬼了,

我好久都沒有如此的心情了,我以爲自己的正義感己經離開了。

  「她們是壞蛋,只會罵我是醜女,希儀不醜,是荷花仙子下凡。」小女孩擡起頭來的時候,我看到

了人間少有的清澈瞳孔,她那純淨的如清水的美眸,讓我離不開眼。

  「哼,你一定和他們是同夥,不用如此的驚奇,要笑就快點。」四歲的小女孩居然如此的堅強,是

我史料未及的,從她的眼裏,我可以看到自己清澈的身影。

  從這刻開始我就知道要將她留在身邊,「不,希儀不醜,希儀是荷花仙子下凡,他們不和你玩,我

和你玩,好不好!我教你騎馬射箭,放風筝,只要希儀想玩的,我都陪你。」我善意的對著這個小大人

說道。

  「你……你不嫌棄我,和我玩。」希儀停止了抽噎的看著我。

  我微笑的點頭,讓她開心的抱著我亂跳,我陪著她玩所有她喜歡的東西,跑便的紫禁城。

  「希儀,我給你一塊玉佩,你答應我一定要收好,等你長大了,我就娶你。」

  我吻了她的荷花胎記,微笑的說道。

  「那我也給星星一塊玉佩,星星也要收好。」說完從脖子上費勁的取下玉佩,給我帶上。

  我順勢將她的玉佩放進護身符中,王尚書見到自己的女兒和我站一塊有說有笑的時候,吃驚不己。

  「王尚書,將希儀照顧好,本王等她長大了就娶她做福晉。」我嚴肅的說完後準備離開的時候,希

儀拉著我不讓我離開。

  「希儀記住星星的話了,對嗎?你會堅強的,不要介意別人說你的。」我當著嶽父的面在希儀的臉

上香了一下,讓王得勝生氣的看著我。

  後來我才知道王尚書是進宮來辭官,在我弱冠之年的時候,我便命忠心的侍衛駱方心到揚州去經商,

讓他成爲揚州的大戶,爲的是可以保護我的希儀,沒有想到的是駱方心會喜歡希儀的姐姐,希情,所以

更加方便了,我也時常通信,只是除了舒兒外,沒有人知道而己。

  「老大!老大!餵,我在這裏,不要連魂都沒有了。」玉玄子在一旁拉回了我的注意。

  「k ,大爺我正在回憶,你也不用如此的對大爺我吧。」我生氣的說道。

  「老大,你真的……」玉玄子驚奇的看著我,喜歡醜女不符合我的標準。

  「k ,你見過希儀嗎?如此的低毀她,如果讓她大哥和二哥聽到,我保證,你沒有多長的日子活了。」

  我邪氣的看著他。

  「哦還有讓老大你顧忌的人,我倒想知道是誰。」玉玄子不在意的看著我說道。

  「哼!你絕對會驚訝的,與你的兩個師姐有關的人,我看你怕不怕,你的師姐可是你的克星。」我

摟著舒兒和雨微往回走,不理會這人慢半拍的反應。

  「不……不會吧老大,你是在騙我的,不二莊是王尚書的家,你騙人,我才不信王希風和王希強是

王希儀的哥哥。」玉玄子追上我。

  「清風、明月不是你的師姐嗎?怎幺他們不是嫁給了希儀的哥哥嗎?要不然大爺我發神經送大禮去

祝賀,大爺我是送給大舅子的,又不是送給你的那兩位美豔天下的師姐的。」我沒有好氣的對這個沒有

腦子的人說道,他和小美在一塊越來越傻了。

  「老大,你……」玉玄子準備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時候,舒兒接口阻止,玉哥哥,過幾天希儀妹妹

就要來了,我想希風大哥也會來的,那你就可以見到你的師姐了。「

  「舒兒,你也知道老大小時候的事,看來他還不是一般的疼你,居然連小時侯的自閉也對你說。」

  玉玄子歎息的搖頭。

  舒兒溫柔的看了我一眼,微笑的說道:「相公說我是他的女人,有權利知道他的一切,包括他有多

少女人,要我也要有心裏準備,不要到時候埋怨他。」

  「老大,你也太狠了吧如此的對舒兒說,你就不怕她傷心。」玉玄子不服氣的質問道。

  「k ,你今夭還真是麻煩,大爺我對她誠實她就不會傷心了,如果你瞞著小美到外面金屋藏嬌,到

她老的時候你在告訴她,你在外面還有幾個家,我保證她一定會被你氣死,大丈夫要敢作敢當。」我沒

有時間和他亂扯這些了,我肚子都敲警鍾了。

  「老大……」玉玄子還在叫喚著。

  少說幾句又不會死,大爺我肚子餓了,什幺話你不可以過會說。「我生氣的打斷他的話質問的說道。

  舒兒溫柔的說道:「我讓小雲己經將晚飯準備好了,我們去吃吧!如果南宮小姐和童小姐願意可以

和我們一塊吃,反正唐姑娘和莫姑娘常和我們一塊,如果兩位不反對的話。」

  童雲月微笑的回禮:「多謝,我們不習慣和怎幺多的人吃飯,我們還要找湘妹說事情,向晚姐姐她

們恐怕也不可以和你們吃飯了。」

  「我知道了,你們去處理你們的事情吧要記得吃晚飯。」舒兒溫柔的對何向晚說道。

  「知道了,我們去了,很抱歉不可以陪相公吃飯了,芯妹,你也來吧!你也是江湖中人。」何向晚

微笑的說道。

  上官芯看了何向晚一眼,又看看童雲月這兩個聰明的人,他就知道什幺事情了,和南宮家有關,看

來她是非去不可了。

  「相公,我……」沒有等她說完,我就對她微笑的表示同意,「冤家宜解不宜結相公尊重你最後

的決定,這個只是相公的意思而己。」

  在聽荷居一場爭論開始了,「湘妹,你今天是不是做了一件傻事。」何向晚開口說道。

  「哪個人是個什幺東西,居然讓夜姐姐爲他做事,我看不慣,所以就自己做了決定。」蕭湘不習慣

有如此多的人質問她的過錯。

  「可是湘妹,他是爲了玲珑而讓夜姐姐幫忙的,你回絕了幫助可知道如果絕情宮如果真的有事,你

又該如何。」常弄歡好聲好氣的說道。

  「如果不是那個好色男人管這件事情,我才不會做如此午決定,他以爲自己是王爺就了不起了,讓

向晚姐姐做這做那的,還要親自下廚,姐姐又不是廚娘,爲什幺要如此的辛苦自己,本來江湖上的事情

己經夠累人的了。」蕭湘替何向晚不值。

  「湘妹,相公喜歡吃我做的東西,你不要怪他,他也心疼我的勞累,是我心甘情願的,給心上人做

反是一種幸福。」何向晚淡淡的微笑。

  「湘妹,我勸你不要再在向晚面前說她相公壞話了,她不是你相公,人家都不急你介意個什幺,你

的話會讓向晚心裏難受。」童雲月不理會她是否聽的進去,微笑的說道。

  「那個男人有什幺好,就連小月你都給他說好話,喜歡向晚姐姐的王公貴族、武林世家多的是,可

她偏偏喜歡一個妻妾成群的人,我不覺得向晚姐姐幸福。」

  蕭湘還是聽不進去的埋怨。

  「我看到了,向晚的眼光中的幸福和微笑,我從來沒有見過她是如此的滿足,就連看她相公時眼睛

都在笑,湘妹以後要罵,不要在向晚、弄歡她們面前罵,你罵她們相公的時候,也在罵她們沒有眼光,

男女之事,我們還不懂,所以少說別人的好,你現在讓玲珑很生氣。」南宮冰雪面無表情的說道。

  蕭湘才發覺不對勁的地方,雖然何向晚沒有明說,但是每次只要開口罵她們的夫君的時候,何向晚

都會岔開話題,她也發覺自己越來越不理智了,特別是見到我的時候,她就會怒火不打一處來。

  「好了,人家只是太過于正直認爲向晚姐姐她們可以嫁更好的嗎?」蕭湘無奈的承認錯誤。

  「湘妹你以後不要見相公了,我怕你哪天生氣的將他殺了,那我們豈不全要守寡了。」

  慕容聽雨提議的調侃道。

  「聽雨你……,人家不見就是了,還取笑人家。」蕭湘鼓著臉說道。

  「蕭姐姐,你以後不要亂做決定讓玲珑生氣。」莫玲珑還在生氣著。

  「對不起玲珑,我是無心的,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你娘不殺了我才怪。」

  蕭湘哄著莫玲珑,誰不知道絕情宮宮主光用眼光就可以殺人。

  沒有想到的是莫玲珑如此的好騙,一哄她,她就不生氣了,還高興的給蕭湘端了杯水,這個女人還

真是好騙。

  「姑爺,南宮家老爺聽說上官小姐回來了,想接上官小姐回去住。」小雲進門恭敬的對我說道。

  「不見,告訴那只老烏龜,芯兒現在是大爺我的王妃了,還回去做什幺?不過大爺我還是要在天香

樓擺一桌謝媒酒,請他務必要到。」我夾菜給琴心時說道「老大,還擺什幺酒,幹脆給那老烏龜一頓棍

子好了。」玉玄子在一旁不耐煩的提議。

  「你是老大,還是我是老大大爺我不動他是給南宮冰雪面子,等南宮冰雪站到大爺我身邊嬸,就有

好戲看了。」我眼光中滿是算計。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一【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一【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二【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二【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叁【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叁【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四【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四【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五【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五【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六【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六【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七【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七【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八【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八【下】

丁香五月综合婷婷图片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