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人妻互换免费中文字幕致敬“俗套”导演陈木胜

精彩内容:

1

百度上搜索“劉德華最好的電影”,下拉框會推薦《天若有情》這部電影。

盡管在知名度、影響力、票房、豆瓣評分等核心指標上,《天若有情》無法與劉德華的另一部代表作《無間道》相提並論,但在很多劉德華鐵粉心目中,《天若有情》是永遠的NO.1。

百度的下拉框推薦,某種程度上代表了當代網民的心境以及價值審美。

相比《無間道》的出道即顛覆,《天若有情》就像溫水泡茶一樣,越泡越香,越泡越濃。進入互聯網時代,越來越多的擁趸給了當年這部“混混電影”新的解讀。

無論是劉德華撩頭發時的盛世美顔,還是一個表情、一個動作演盡小人物求生欲的吳孟達,抑或者是《天若有情》《未曾後悔》的電影音樂,都成爲了網民反複解讀且津津樂道的經典。

《天若有情》正是陳木勝的導演處女作。

2020年8月23日,香港導演陳木勝因病去世,永遠離開了我們。

2

上周六,我參加貓眼組織的媒體觀影活動,看了陳木勝導演的遺作《怒火·重案》。

當電影結束,大銀幕上打出“謹以此片獻給陳木勝導演”字樣時,淚水再也忍不住噴湧而出。

我發了一條朋友圈:感謝貓眼的邀請,度過了一個淚水和腎上腺素齊飛的下午。從《天若有情》到《新警察故事》,再到這次的《怒火重案》,陳木勝導演一次次給我們帶來驚喜。陳導雖然離開了我們,到他代表行業不斷進行微創新的這種精神永存!

《怒火·重案》在貓眼評分高達9.5分,豆瓣也獲得了7.7的評分,這樣的分數對于一部槍戰商業大片來說,實屬難得。

在社交網絡上,對這部電影的贊譽之聲很多。有人說通過《怒火·重案》找回來當年的港片情懷,還有人說出道25年的謝霆鋒終于給流量正名,甚至有人說《怒火·重案》是教科書般的警匪類型片,包含了港片警匪、槍戰、動作片的所有元素,有敵我爾詐我虞、有警隊內部腐敗、有人情世故,追車、爆破、槍戰、打戲、反轉一個也不少。

當然《怒火·重案》真正的看點還不是這些,而是陳木勝導演讓觀衆在兩個小時的“爽戲”過後,能有一些不一樣的思考。就像謝霆鋒質問甄子丹“如果當初執行那個任務的人是你,咱們的角色會不會反轉。”

3

一直有人說,陳木勝是一個“俗套”導演。

還有人說,陳木勝入行以來,承接的是吳宇森、徐克和杜琪峰等大師級導演的風格,無法脫離這批大師的桎梏,活在大師的在陰影裏。甚至《天若有情》拍完後,主演劉德華一直以爲這部電影的導演是話多的杜琪峰,真正的導演陳木勝反而沒有多少存在感。

在《天若有情》身上,我們看到了些許杜琪峰的影子;在《新仙鶴神針》身上,我們看到了徐克的影子;在《我是誰》身上,我們甚至能看到被成龍賦能後唐季禮的影子。

“他的作品保守穩重,也沒有絲毫時代先鋒的痕迹。”這是大衆影迷對陳木勝的認知。

這顯然是對陳木勝的誤解。事實上,自從出道以來,陳木勝一直在俗套的夾縫中追求創新,追求創新和商業的平衡。

電影《我是誰》中,昔日那個無所不能的成龍罕見地打開內心世界,一次次追問“我是誰”,用無助的真情打動觀衆,而非傳統動作,這就是陳木勝的創新。可惜後來成龍在荷蘭鹿特丹大樓的驚天一跳,沖淡了故事內核,很多人只記住了這驚險刺激的一幕。

此時已經到了90年代末期,香港電影也像失憶的成龍一樣,一遍遍追問“我是誰”,八九十年代的輝煌早已經遠去,陷入停滯。徐克、吳宇森、杜琪峰等大師早就減少了拍片,以免“晚節不保”,至于後來香港導演密集轉戰內地,是另外一個話題。

行業的停滯和衰敗,對于陳木勝這個晚輩來說,反而是機會。

4

世紀之交,陳木勝推出了《特警新人類》。這部電影在今天,口碑依然毀譽參半,但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時間終將證明一切。

從《特警新人類》開始,陳木勝加入了更多的另類想法和創新元素。反正香港電影到了這個田地,差還能差到哪裏去?

在《特警新人類》中,我們再也看不到“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之類的橋段,新新人類、新新氣象、新新玩法,一切都是那麽新,那麽另類。謝霆鋒、馮德倫、吳彥祖等新新偶像登上曆史舞台。

《特警新人類》表面上講的是一個反叛青年證實自我的故事,從另外一個層面來看,也是新時代對舊時代的告別。在這部電影中,我們甚至看到了“千年蟲”這種計算機病毒的身影,高科技元素眼花缭亂。

電影最後,成龍客串了一個老年漁民,將受到爆炸沖擊的謝霆鋒、吳彥祖等新人渡到了彼岸。這是陳木勝和成龍聯手設定的一個隱喻:薪火相傳,再送你們一程,以後要靠你們年輕人了!

前不久,《怒火·重案》舉辦首映禮,出現陳木勝的名字時,謝霆鋒瞬間泣不成聲。謝霆鋒也感言自己和陳木勝走過許多路,願意爲他的電影付出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生命去賭那一個鏡頭,也知道下一個有這樣緣分的導演會是哪一個。

我想,此時謝霆鋒一定會想起22年前,陳木勝帶著他拍攝《特警新人類》的那個下午。 經過20幾年的努力,以謝霆鋒爲代表的中青年演員,終于扛起了香港電影/華語電影的新旗幟。

5

《特警新人類》在香港電影史上沒有很高的地位,但是從這部電影開始,香港電影進入了千禧一代。

此後20年,香港電影再也沒有重現當年輝煌,但陳木勝依然堅持創新,努力脫離前輩們的圈圈框框。

《特警新人類》激活了陳木勝創新細胞,到了《新警察故事》徹底玩了一把大的。在這部電影中,成龍塑造一個經曆嚴重挫折的“失敗警察”,像極了盛極而衰的香港電影。在這部電影中成龍在千鈞一發時刻,再也沒有救回那些被歹徒殺害的警員同仁,這一幕只有陳木勝敢拍。

《新警察故事》真正給人耳目一新的還不是成龍顛覆性的設定和表演,而是那個驚世駭俗的“小醜”吳彥祖。把殺人當遊戲、在做壞事裏找刺激、不謀財不販毒、傷害了太多無辜的人,這樣的壞人在香港電影曆史上前所未有,堪稱石破天驚。這樣的壞人,我們觀衆竟然恨不起來,吳彥祖那句“別爲了一點點錢吵架,錢不重要”放在今天看,不知道諷刺了多少創投圈的大佬。

從《特警新人類》到《新警察故事》,核心精神都在于一個“新”,而且“新”的不那麽政治正確。

從《特警新人類》到《新警察故事》,陳木勝真正意義上成爲一個把控全局的導演,話語權越來越大,玩得越來越“新”。按照豆瓣網友“和也”的評價就是“陳木勝現在有點名氣了,連我都知道這個導演的名字了。”

此後,陳木勝總能給日薄西山的香港電影帶來一些新東西。

《叁岔口》世界中,似乎沒有一個壞人,但主角就是在黑暗中痛苦地紮掙和選擇,這是陳木勝借助京劇的劇名,對黑暗之中那個無形命運之手的思考;《寶貝計劃》表面上是一對小偷在偷到了一個小孩之後發生的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背後的深意是成人的改變和成長;《全城戒備》是全球首部華語變異人動作電影,有大量驚奇的特性和打鬥;《新少林寺》中一個軍閥變成一個僧人,陳木勝試圖闡述佛法的普渡衆生,當然愛國情懷、家國情仇、少林精神等商業元素混雜其中,影響了影片的精神內核;《掃毒》在《男兒本色》之外,講述了另外一種類型的兄弟情,值得反複品味。

6

盡管拍出了無數佳片,但陳木勝導演一直沒有等到與之作品匹配的肯定和知名度,陳木勝對香港乃至大華語電影産業的價值和作用一直被低估。

在觀衆層面,陳木勝存在感一直不高,當陳木勝去世後,周圍很多人會問“誰是陳木勝”;在專業獎項層面,陳木勝多次入圍金像獎最佳導演,可惜顆粒無收,陳木勝也沒叫過不公和委屈。

爲什麽會這樣?簡單來說,陳木勝導演是一個高尚的人,是一個低調的人。他也是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在娛樂圈,我們經常說,出道40年能做到零差評、零绯聞的明星,只有劉德華一個人。我想如果把這個範圍擴大到導演界,似乎所有知名導演或多或少有負面和绯聞,而只有陳木勝幾乎零绯聞、零負面。

我們現在懷念陳木勝導演,最好的方式就是走進電影院,通過大銀幕支持這部《怒火·重案》。

答應我,不要再看盜版了,好嗎? 人妻互换免费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