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性奴校花 (10)

精彩内容:

“你還要幹什麽呀,白天在學校不是已經給你……爲什麽晚上還要我去你那邊?”

    此時的張蕊十分的生氣,她已經驚恐的發現高添對她身體的索要已經是越來越頻繁了,甚至是已經到達了肆意妄爲的境地。今天剛下課回到出租屋就發現高添躺在她的床上在等她。

    “媽的!”

    高添走上前去,毫不猶豫的一巴掌打在了張蕊的臉色。

    “啊!”

    張蕊那張吹彈可破的臉頰上,立馬浮現出了一道紅印。

    “媽的,賤貨,老子讓你幹嘛你就幹嘛,都他媽的草你這麽多次了,還他媽的和老子裝純。不走是吧?那今晚我就在這邊不走了,今天晚上就讓你的鄰居們好好聽聽你這騷貨的叫床聲。”

    張蕊一只手捂著臉龐,惡狠狠的看著高添。身體忍不住的顫抖。

    她在憤怒,她在恐懼,她在忍耐。

    就好似做了一場心理鬥爭一般,她開口道“我不要在這裏。我們走吧。”

    “走?去哪?老子今天還就不走了!”

    “你……你這個人怎麽……”

    “我?我怎麽?這還不是你自找的?不想在這裏是吧,那就好好的求老子,老子要是高興了,說不定就改變主意了。”

    這種類似的話語,張蕊已經聽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她很明白高添的意思。悠悠的歎了一口氣,身子慢慢的趴了下去。視角也從平視高添,變成了仰視。

    “這個人是真的惡心,就是喜歡這樣故意讓我說出那些難以啓齒的話。”張蕊在心中想到。

    “主人……小母狗求您,求您帶母狗回到您的地方,調教母狗吧。”

    “哦?我的母狗想要和我一起回去?”

    “嗯……是的,主人……母……母狗想要去主人那邊,求主人帶我走吧。母狗的騷逼……已經很難受了,想要被……被主人調教了。”

    說著違心且淫亂的話語,張蕊的臉已經變得通紅。

    “嗯……那你告訴我,爲什麽想要去我那邊?”

    “真的是沒完沒了了。”張蕊心想。

    “因爲,母狗的尾巴,母狗的鏈子都還在主人那邊呢。還有那些調教母狗的工具,也都在呢。母狗,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被主人牽出去溜了……”

    這樣的話語,若是讓一個月前的張蕊來說,恐怕是打死她也說不出來的。可這段世間來,張蕊被高添無情的調教,逼迫著說了那麽多次的淫亂話語,漸漸的,竟然也習慣了。

    “哈哈哈!好,起來吧母狗,我們現在就出發,看我今天晚上好好的溜你。”

    高添住的地方在郊區,唯一的交通工具也就那麽幾輛公交車。許多在這座城市打工的人,都會選擇在郊區租房。最大的原因就是便宜。因此,每天下午這個時候公車上都是人滿爲患。勞累了一天的人呢,都擠在這輛車上。平日裏,大家都會覺得這輛車,又悶又擠。但是今天因爲張蕊也擠在這輛車上,許多人都會忍不住的看幾眼,反而覺得心情有那麽一點舒暢了。畢竟,美女都是風景線。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所認爲的風景線,在他們沒注意的地方,也是肮髒不堪。

    因爲人多,張蕊和高添也慢慢的隨著人流,來到了公車靠窗的中間段。高添背靠著窗,張蕊則背對著他。

    一路上都是相安無事。突然,高添內心誕生了一個非常邪惡的想法。她看著張蕊只是默默的抓住拉環,低著頭,不知道心裏在想些什麽。同時因爲自己的這個所處的夾縫位置比較小,也就他一個人,他便開始偷摸摸的動手動腳了。

    他慢慢的把他的那只粗糙無比的手伸向正前方張蕊的裙下,在張蕊的肉穴處狠狠的扣了一下。

    “啊!”因爲高添的緣故,張蕊自然是穿著小裙子,穿著過膝襪,但是卻唯獨沒有穿內褲,高添突然起來的動作讓她受到了一定的驚嚇。

    但是,因爲車上人擠的滿滿的,她的這一聲叫,基本上都是認爲有人踩到她的腳了。加上這個美少女並沒有做出其他的反抗舉動,大家自然也沒有想到會有人在車上伸出鹹豬手。

    張蕊斜過頭用眼睛看了一眼高添,意思很明確就是想幹什麽。

    高添倒是無所謂,嬉皮笑臉的又把手伸了過去,並且直接把手抵在了她的肉穴上,開始柔了起來。

    張蕊不想在這裏受這種屈辱,想要向別的地方擠過去。可是,人實在是太多了,根本不方便。高添自然也看出了張蕊的意圖,直接給張蕊發了一條手機短信,就兩個字,“別動”。張蕊看了一眼手機短信,便也不敢反抗了。

    沒一會,張蕊的肉穴就被高添扣出水來了。張蕊則是貝齒咬住自己的嘴唇,盡最大的努力不要讓自己發出奇怪的聲音。高添玩了好一會兒,覺得有些無趣,便把手給縮了回來。張蕊以爲就此結束了,剛吐了一口氣,就突然感受到了另一個東西頂在了她的屁股上。她是萬萬沒想到,高添的膽子居然大到了這種地步。

    高添慢慢的把他的那根黑色的肉棒湊到了張蕊那早已經變得濕露不堪的肉穴邊,隨著公車的搖擺,一下又一下的摩擦著,挑逗著。少女此時是真的又羞又恨。

    她很清楚自己現在處在一個什麽樣的環境下,但是同樣,她也十分準確的感受到自己的肉穴是那麽的空虛……伴隨著高添的挑逗,少女的眼睛已經開始變得有點迷離了,同樣,舌頭也開始不受控制的伸出來舔舐自己的嘴唇,嘴巴也開始不受控制的階段性的,小聲哼哼起來。

    “好難受啊……這個混蛋,怎麽總是有這麽多的奇怪想法來欺負我……”張蕊在心中想到。

    “屁股翹起來一點!”

    這是張蕊收到的一條短信。這條短信可以說是十分無禮的要求,也是十分令人難以接受的要求。可張蕊看到這條短信的內容時,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期待。她不留痕迹的默默的把自己的小翹臀提了提,而就是這一提,高添的肉棒立馬頂在了肉穴的口上。伴隨著公交車的晃動,不出意外的那根肉棒插進了那個昔日裏高高在上的京南大學校花的肉穴中。高添也十分機智的把窗戶開到了最大,伴隨著公交車的晃動,毫無違和的操了起來。

    “啊……好羞恥……我……我怎麽……”

    也多虧了現在人多,高添不敢動作太大,張蕊才能勉強靠意志力忍住不叫出來。

    漆黑的肉棒在粉嫩的肉穴中肆無忌憚的進進出出。外表光鮮亮麗的美麗少女在人群中,偷摸摸的擡起了自己的屁股,給一個猥瑣的黑大叔侵犯著。這樣的畫面,給誰看到都一定會血脈膨脹的。說出去給別人聽,也一定會覺得這是構想出來的,豈止是天方夜譚。可現實就是如此。

    高添一下又一下的慢慢的抽插著。雖然不快不能盡興,但他倒也舒服,最主要的舒服還是來自心理上。可這卻苦了張蕊。高添悠哉遊哉的插,她所感受到的就是無窮無盡的挑逗。雖然她心裏明白不能動作太大,可眼下這種情況,這種場所,反而使得她開始發情了。渴望高添能夠快一點。本來還是高添在那麽動,漸漸的,場面已經變成少女在默契的配合了。

    “張蕊,冷靜下來,不能這樣!”

    盡管少女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告誡自己,可她的身體就好像變得不受控制一般。

    “嗯……嗯……”

    張蕊很艱難的控制著自己,可也難以讓自己保持清醒,總會有那麽幾秒锺的恍惚,伴隨著恍惚,就會情不自禁的小聲呻吟幾句。好在也就那麽幾聲,沒有被其他人察覺。

    “好難受啊……不要再折磨我了……”張蕊感覺很難受,心中止不住的想。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張蕊的腿也開始有點軟了,高添的肉棒時不時的也會滑出來。剛開始的時候還是高添自己去調整位置,把他的肉棒再次塞回去,可越到後面,張蕊的情欲越高,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已經變成張蕊自己去主動索要了。每次肉棒滑出來,都是張蕊自己主動的去擡高屁股,去套鬧。

    此時,張蕊感覺自己的心裏有兩個自己再和自己做鬥爭。一個告訴她“嗯……張蕊,你不能這樣,你怎麽能在公共場所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快停下來,不能輕易的任人擺布。”

    而另一個卻在告訴她。”張蕊,你就是個騷貨。主人說得對,你就是一個欠操的母狗,天生就是喜歡被人操。老實點,別再抵抗了。好好的接受主人的懲罰,服侍主人。”

    “你在胡說什麽。張蕊,你可是京南大學的校花,你是學校的驕傲,是林曉愛的人。怎麽可以在外面做出這麽不要臉的事情來。羞恥心呢?”

    “哼。張蕊。你是騷貨,你是母狗。母狗還要什麽羞恥心。乖乖的擡起屁股等主人操就行了。而且,你自己也很舒服不是嘛?”

    此時的張蕊就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她就好像看見了兩個自己,在自己的面前做鬥爭。

    “母狗,舒服嘛?”

    高添再一次偷摸摸的把頭湊了過來冷不丁的說了這麽一句話,然後就把頭縮回去了。

    張蕊有點意識模糊的點了點頭。隨後伴隨著公交車的晃動,狠狠的擡高了屁股,又狠狠的撞擊在高添的肉棒上。淫亂的肉穴流出了很多的淫水,這些淫水把她的陰毛打濕了,滴落在地上,滑落在她的腿上。

    雖然不得盡興,但高添看著眼前這個浪蕩的校花,想起張蕊最開始的清純的樣子,還是很神奇的在這種場景下達到了高潮,他把肉棒狠狠的抵在了張蕊肉穴的花心上,一股滾燙的精液噴射了出來。也就在此時,張蕊突然意識到問題,因爲一旦高添把肉棒拿出來,那麽那些精液肯定會流出來,雖然開著窗,但是遲早會被發現的。張蕊有些幽怨的看著高添,眼神就好似再說爲什麽要這麽做。

    高添依舊嬉皮笑臉。他湊到張蕊的耳邊說道,”我現在拔出來,你自己伸手去接住老子給你的精華,然後趕緊吃掉。不然,味道……嘿嘿嘿。”說完他就立馬把自己的肉棒給拔了出來,塞回了自己的褲子裏。

    張蕊沒有辦法,只有不留痕迹的用手去接住那些漸漸流出來的精液。可是,她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就怕又漏網之魚。

    “母狗,別怕,老子來幫你!”

    張蕊立馬感受到一個東西再次塞進了自己的肉穴中。她立馬知道,這是根假的肉棒。

    “嘿嘿,你可得夾緊咯!還有,手上的趕緊吃咯,不然味道就散開了。”

    張蕊實在是沒有辦法,只好側了側身子,眼見無人注意,立馬低頭,忍著那腥味,把手中的那白色的精液給舔進了嘴巴裏。

    “好難吃。”這是張蕊對這精液味道的唯一評價。但她依舊很聽話的把手中的精液舔舐幹淨,吞進了肚子裏。

    “媽媽,那個姐姐在喝牛奶,我也想喝!”

    突然旁邊不遠處有個小朋友對著自己的媽媽說道,而小孩子的媽媽看向張蕊,並沒有看到什麽牛奶,感覺莫名其妙的。而張蕊則是被嚇出了一身冷汗,好似被發現了一般,差點肉穴中的那根加肉棒都沒有夾住。

    公車到了後半段,車上的人越來越少。高添帶著張蕊坐到了最後排的位置。

    而高添也開始肆無忌憚的把手伸進了少女的裙子裏,用手抓住那根假的肉棒操弄著濕漉漉的肉穴。而少女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著高添的行爲,兩條修長的腿,左右大張著。低著頭,用手捂著嘴巴,讓自己不要叫出聲來。

    “母狗,老子累了,你自己來吧。”

    這是高添下的一個命令。這是又是一個屈辱的命令。但是少女卻十分聽話的把那只顫抖的手伸進了自己的下體。

    “對。張蕊,就是這樣,你要聽話。你是主人的母狗。只有讓主人高興了,你才能舒服。好好享受不好嘛?”

    “好!”少女十分小聲的應了一聲。只是不知道這回答是回複的高添,還是她自己……本來還是兩個爭吵的聲音,不知道什麽時候起,已經只有一個聲音了。這道聲音好像有著不能抗拒的魔力,指引著張蕊的動作。而高添則是默默的用手機記錄下了這一切。

    張蕊不太記得自己是怎麽下的公交車,更不記得自己是怎麽來到了高添的出租屋裏。公交車上的行爲,對她而言是一次大膽的突破,更是一次精神上的打擊。

    使得她整個人都恍恍惚惚的。當她開始有點清醒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趴在了出租屋的地上了。

    “母狗,老子今天有點累了,等到晚上叁點锺,我在起來帶你出去遛彎。你要是不想再吃皮肉之苦,等晚上叁點,主動”穿好”你的衣服,來叫醒老子。”

    丟下這句話,高添便躺在床上睡著了。

    夜裏叁點。住在這郊區的大部分的都是一些租戶,他們白天辛苦工作了一天,早就疲憊不堪。此時早已呼呼大睡。昏暗的樓道裏,高添悠哉遊哉的慢慢走著。

    他的手上是一條狗鏈。而狗鏈的另一頭拴著的是一位少女。

   “母狗,老子對你今天的表現很滿意。”

    高添一邊說話,一邊用手上的東西去撩撥張蕊的肉穴。

    “嗯……謝……謝謝……主人……誇獎。”

    張蕊一邊承受著侮辱,一邊還要配合著高添,說著那些淫亂不堪的違心的話語。

    “來,母狗,咱們去天台上溜溜。”

    說著高添晃了晃手中的繩子,少女也就配合著改變了方向,一步一歪的向著樓梯爬取。身後的尾巴也伴隨著身體的晃動,左右搖擺著。

    夜晚的天台還是有點涼的。但此時的天台上卻是春光無限,令人血脈噴張。

    張蕊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的翹著,一只手扒開自己的屁股,一直手握著一根黑色的假的不停的插著自己的嫩穴。

    也不記得從什麽開始,高添就喜歡讓張蕊自慰。剛開始還是強迫張蕊用手,到後面就開始逼迫著少女用假的肉棒去插自己。除了生理期期間,幾乎每天都要讓張蕊去做這件事。少的時候也得一天一到兩次。就算人不在高添這邊,有時候高添還會視頻通過,看著張蕊自慰。張蕊不知道高添爲什麽要這麽做,但她知道,如果她不照做,換來的一定是非常不好的下場。這些都是她一次次反抗而得來的結論。漸漸的,她也從最開始的難以接受,到後來的麻木,再到現在已經習以爲常了。更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慰中得到了不小的快感。已經做到不是特別的抗拒了。

    “嗯……嗯……嗯……”張蕊伴隨著自己的抽插,一聲又一聲的呻吟著。

    “母狗,舒服嘛?”

    “嗯……我……嗯……”

    “快點,問你,舒服嘛?主人問話,母狗都敢不回答了嘛?”

    說罷高添拿出鞭子,毫不猶豫的就抽在了少女的屁股上,原本雪白的屁股上,立馬浮現出了一道微微的紅印。

    “啊……啊……嗯……輕……輕點……啊……不要……嗯……主人……舒服……”

    聽著少女的回答,高添也知道,眼前的這個女人,已經開始興奮了。

    這種特殊的鞭子並不會造成多麽大的傷害,反而會使得本來就已經處在亢奮期的女人更加的敏銳的感受到自己下體的感覺。高添自然也就不會因爲眼前這個女人的叫喚而停止。

    在高添的“幫助”下,很快,張蕊便感覺快要達到一個高潮了。但也在此時,少女感覺一股尿意襲來。

    “主……主人……母……啊……嗯……母狗……啊……想……要……上廁所,……不……嗯……不要在……弄了”

    張蕊嘴上這麽說著,亂動,依舊是跪爬在地上,一手扒開著自己的屁股,一手用黑色的假肉棒插著自己。

    “上廁所?母狗,是不是要撒尿啊?”

    高添的問題讓張蕊十分的羞愧,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不說話?那就不是咯?”

    “是……”

    “那就去吧。”

    “謝……謝……主人”張蕊有點喜出望外,得到高添的許可後,立馬停止了自己手上的動作,轉身向樓下爬去。

    “不許走,就在這裏撒,一只母狗,還想回去用衛生間?”

    高添的話宛如晴天霹雳,張蕊有些憤怒的轉過頭,惡狠狠的看著高添。

    “高添,你不要太過分了!”

    高添的話語瞬間讓張蕊出離憤怒。她也管不了那麽多了。

    “你還想怎麽羞辱我?我已經這樣配合著你了,你還要這樣對我?你到底還要怎麽樣,你已經霸占了我的身子這麽久了,你就不能放過我?”

    張蕊的眼眶已經紅了,她感到萬分的屈辱與委屈。本來她的生活應該是那樣的美好,和好朋友們一起逛街,玩耍。和愛自己的人相互擁抱。無憂無慮的生活下去。可眼前的這個男人的出現,打破了原有的一切。

    美好的回憶在眼前浮現,眼淚也終于奪眶而出。

    高添很意外的沒有因爲張蕊的話語而動怒,看著眼前的這個正在流淚的女人,他默默的站起來,走到了張蕊的面前,低頭看著。只見他突然彎下腰,直接把蜷縮著的張蕊給抱了起來。

    “你要幹嘛?你,你不要過來。”

    高添並不理會,直接抱起來,然後走到了天台的邊上,兩只手分開了少女的雙腿說道:”母狗,遇到老子,就是你的命運。放過你?不可能。你這輩子都是我的母狗。老子想怎麽操你就怎麽操你,想怎麽玩你就怎麽玩你。現在,給老子繼續插自己,告訴你,最好快點,不然老子等會沒力氣了,你搞不好就掉下去了。這高度也摔不死,但是,肯定會出名。”

    殘忍的話語刺激著少女的心。她現在整個人,身體是在高添的懷裏,兩條腿都懸挂在天台邊上。那根黑色的假的肉棒還很突兀的插在她的肉穴中。

    “給老子快點。要不,我再多叫點人上來看看?什麽時候高潮了,什麽時候下來。”

    高添的恐嚇還是有作用的。張蕊認命了。她一把握住了那根黑色的肉棒,開始瘋狂的插了起來,每一下都高高的擡起,每一下都狠狠的落下。

    “嗯……嗯……”

    即便每一下都很用力,張蕊還是很克制著自己,不讓自己失態的放蕩般的淫叫。

    “給老子好好叫。”

    “啊……是……”

    “母狗,舒服嘛?”

    “嗯……嗯……舒服……好舒服……”

    此時的張蕊已經徹底沈浸在肉欲中了。高添心想,這一個月來的調教果然還是有效果的。眼前這個曾經清純的美少女,已經是一個再也經受不住挑逗的女人了。

    “來,用力。”

    “嗯……啊……我……啊……好棒……”

    “是不是要高潮了。”

    “啊……是……給……給我……高……啊……”

    “嘿嘿,怎麽樣,做母狗舒服吧。釋放真正的自己不好嘛?”

    “啊……沒有……我……啊……舒服……嗯……”

    “以後,你就老老實實的做我的母狗吧,我會一直讓你舒服的。你看看,你和你那個男朋友在一起那麽久,有這麽舒服過嘛?”

    “啊……好……嗯……啊……”

    “嗯……啊……好……好舒服……嗯……我,我不行了……”

    很快,少女便達到了高潮。

    “啊……不……不要啊……”

    張蕊感覺到一股熱流從自己的肉穴中噴湧出來。她知道,高潮來了,她開始不受自己控制了,兩條腿也開始繃直了。

    “啊……啊……我……”

    緊接著,另一股略微淡黃色的尿液,也從少女的兩腿之間噴了出來。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落下樓去。而那根黑色的肉棒也被肉穴給擠了出去,掉了下去。

    高添看著眼前的場景笑了。

    “哈哈哈哈,真是太壯觀了。校花?哈哈哈哈。以後,你也不用再用衛生間了,就像母狗一樣在外面吧。哈哈哈哈!”

    張蕊已經聽不清高添在說些什麽了。

    “母狗,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明天,我就帶個人來,在我這邊操你。你就安安心心的當個婊子吧。哈哈哈哈。”

    第二天張蕊醒來,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幕,覺得羞愧難當。更是再聽到高添真的在聯系人,找人來操她的時候,感覺到了奔潰。她聽到高添在電話裏把自己像一件商品一樣像別人出售,便憤怒的奪門而出,逃回了自己的家。而後高添也追了過來,再威逼無果後,高添憤怒的當場把張蕊扒的幹幹淨淨,操的死去活來。

    內射後,甩下了一瓶避孕藥後便走了。

    只是張蕊不知道,這瓶避孕藥裏的要早就被高添給換成了春藥。